工廠化畜牧業生產,是農業現代化的主要推動力。其不斷的擴張,導致了氣候變化、森林採伐、生物多樣性損失和人權侵犯,這種種,都是為了滿足西方對廉價肉品的胃口。

歐洲和美國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肉類消費國,平均每人每年要吃60~69公斤肉,遠遠高於滿足人類需要的水準。如今儘管西方消費率已不再走高,甚至在某些地區出現了下降,但仍遠高於其他大部分地區。

與此同時,在新興經濟體,特別是金磚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正在改變飲食結構,在未來幾十年中,隨著這些國家收入繼續上升,肉類和乳製品需求也將水漲船高。

為了滿足這一需求,世界農業企業將把肉類產量從今天的3億噸,提高到2050年的4.8億噸,整個價值鏈(飼料供給、生產、加工和零售),將造成嚴重的社會挑戰和生態壓力。

工廠化畜牧業生產的另一個主要問題是,造成巨量溫室氣體排放——因為反芻動物的消化過程會產生甲烷。來自動物的廢氣,以及生產飼料所使用的化肥和殺蟲劑會造成大量氮氧化物。

事實上,從飼料生產開始,工廠化模式意味著土地用途的巨大改變和森林採伐。目前,大約三分之一的現有農地用於飼料生產,其中用於畜牧生產(包括牧草)的比重為70%左右。

隨著肉類消費的增加,光是大豆產量就將接近翻番,這意味著土地、化肥、殺蟲劑和水等用量,相應增加。越來越多的作物用於餵養牲口,導致糧食和土地價格出現上漲壓力,貧困人口更難以滿足基本營養需要。

更糟糕的是,牧民、小生產商和獨立農民,根本無法與低廉的零售價格競爭,而工業化畜牧業系統工資低、健康和安全標準低,無法成為理想的就業替代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