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何時你也學會不要離群 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
從何時惋惜蝴蝶困於那桃源 飛多遠有誰會對牠操心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無人理睬如何求生
頑童大了沒那麼笨 可以聚腳於康莊旅途然後同沐浴溫泉
為何在雨傘外獨行

這麼多好去處 漫遊到獨家村去探誰
既然沿著尋夢之旅出發 就站出點吸引讚許

逛夠幾個睡房到達教堂 仿似一路飛奔七八十歲
既然沿著情路走到這裡 盡量不要後退

親愛的 闖遍所有路燈 還是令大家開心要緊
抱住兩廳雙套天空海闊 任你行

頑童大了別再追問 可以任我走怎麼到頭來又隨著大隊走
人群是那麼像羊群

這是去年有「亞洲詞神」之譽的林夕幫歌王陳奕迅創作的〈任我行〉,也是他認為最符合目前現狀與年齡的佳作。在香港生活深居簡出,幾乎不接受採訪的他,最大樂趣就是創作、讀書和欣賞字畫。日前才剛出版第六本專欄合輯新《是非疲勞》。

以下是林夕接受《商業周刊》專訪。首度在創作外,談書寫專欄談香港占中、談面對好友張國榮死亡、談創作、談走在「自由選擇」路上的『自由』。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娛樂圈較少關心政治,你一向低調。怎麼會想到在專欄中提及香港佔中?

林夕答(以下簡稱答):為什麼關心這件事?我反問為什麼不關心。我一向有寫專欄,寫好多關於時事和評論,有些沒放進書中。

我不屬於娛樂圈,我只是一個小小寫文字的人。別人在這方面有表態,我不能代表她們。我的回答很簡單直接的,如果那些事情是牽涉到整個社會的前途、命運,當然要關心。不僅是音樂人,作為一個作者、文人要關心自己身處的社會,不單只是關心而已。

我低調是在香港差不多不接受訪問,儘量沒有出現公眾場合。寫專欄種種多來自生活的感受,包含書寫時政,一點也不低調。

問:會反映到歌詞的創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