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因其對烏克蘭強硬的政策,在俄羅斯擁有80%的支持率;但日益清楚的是,他這不可動搖的地位,可能沒有辦法持久了。問題在於:到何種程度才會動搖他的總統地位?

暫且把烏克蘭亂象和地緣政治背景放在一邊。我相信,俄羅斯人的理由,是西方利用後共產主義時期,蠶食俄羅斯的歷史勢力範圍。

我認為,普丁強調的「多極世界」比「單極世界」更有利於推動人類繁榮進程,不無道理,因為沒有哪個列強或聯盟,能無私到主張普世共同利益。

因此,俄羅斯和其他國家,開始為多極世界構建制度架構,並不令人奇怪。包括俄羅斯、中國和四個前蘇聯中亞國家的合作組織,於2001年在上海成立。上個月,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成立了新開發銀行和應急儲備基金,以實現發展中國家官方融資源的多元化。

但事實上,俄羅斯沒有強到可以進一步挑戰西方,至少無法以在烏克蘭事件中這樣做。俄羅斯GDP大約為2兆美元,人口為1.43億,但在迅速下降。美國和歐盟GDP之和,達到了34兆美元左右,人口8.22億,美國人口還在迅速增加。這意味著西方能夠給俄羅斯造成的傷害,遠大於俄羅斯能給西方造成的傷害。

即使在全盛期,蘇聯也不過是瘸腿的超級大國。其經濟只有美國的四分之一左右,依靠比美國高比率的軍事支出,維持雙方軍事實力平衡,普通公民的生活水準,因此飽受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