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一位清大的學生曾在兩年前投稿媒體,談論所謂的「精英教育」其實已大大壓縮台灣莘莘學子激發自身創意的可能;進入明星學校,人人都覺得驕傲,不過,這驕傲是源自於自我能力的肯定,還是達到父母與社會的期許?

「你為什麼要那麼努力讀書?」我們想必都曾被這個問題轟炸過,而答案永遠不外乎是為了未來鋪路,或是要賺大錢,於是,每個人都開始找名師補習,把大筆大筆的錢砸進「名校保證」的無限黑洞裡,沒日沒夜地讀書寫筆記,腦子裡真的吸收了什麼,連自己都不知道。

讓我們來回憶一下,在求學的過程中,有哪一個老師不關切排名和成績?在這個「萬官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教育風氣下,書讀不好,就永遠翻不了身,誰在乎一門學科能給學生多少體悟?誰明白了解自我興趣的意義?在文章中,對於這種幾近惡性的體制下,作者對於「精英」兩個字,提出一個觀點:只要把對的人放在對的地方,就會是一個精英,一個引領風潮的種子,就會開始萌芽。

十二年國教是培養還是摧殘學生,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要真正走出台灣,望眼世界,要成為的是夠了解自己進而發展興趣的人,一個能夠為自己負責的社會個體。進補習班,其實等同失去自我學習的機會,那你以為,這個世界會要連整理書本知識都不會的「名校精英」嗎?

美國前耶魯大學副教授William Deresiewicz在最新一期《新共和國》(The New Republic)就撰文批評,這種「名校教育」培養出許多優秀青年,但他們往往過於執著事業上的成功,對於生活的好奇和批判能力,卻沒有和成績成正比。

眾多評分標準:表現不夠全面,就要夠突出

前耶魯大學副教授Deresiewicz本身曾親自篩選過申請入學的學生資料,像是在2008年的春天,就曾和另外兩名耶魯大學的職員一同審核賓州東部所有的申請資料。他們由一到四進行評分,標準包括SATs、GPA、班排名、推薦信數量,還有特殊技藝或比賽名次。

在評分上得到一的申請人即刻錄取,而得到三或四分的申請人,除非曾在全國體育競賽上得名或是屬特殊案例(就是你爸媽超有錢然後會捐很多錢給學校),不然,錄取的機會就偏低。當天,他們的工作是決定得到評分二的申請人是否能成功入學,旁邊還擺了超大份量的垃圾食物,以防沒精神肚子餓。

在審核的過程中,有個很有趣的現象,也就是為了達到一定的審核速度,不同類型的學生會以不同的「術語」來進行分類:Good rig代表此學生在課業上表現亮眼;Ed level 1代表該學生父母的教育程度在高中以下;MUSD表示學生有音樂上的才能並能以之發展;Brag則指擁有五至六項課外表現,但如果被歸類於此,通常不是好事,因為五至六項根本不夠看。

而在眾多的優異學生中,他們還會著重於一個點:人格特質,簡稱為PQs。

通常,審核員會從推薦信和個人論文中開始尋找。但是,要抓住他們的眼光,也不是簡單的事:只有成績單和個人履歷不夠,亮點不大,沒有基本的課外表現和推薦信即容易被認定為無法和團體合作。但是,如果課外表現優異,外加九封推薦信,又會被視為「太過積極」。基本上,根據他們的說法,真正成功申請入學的學生特質不是「全面」就是「突出」,而所謂的突出,指的是非常突出,像是曾拿過國家獎牌,或是寄來的影片能留下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