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選舉接近,台灣幾大企業團體變得突然很積極,甚至態度有點得理不饒人起來,鑽漏洞變成是企業獲利的一大法寶。

先是基本工資一役,勞方幾乎是被資方牽著鼻子走,勉強才達成調漲基本工資3.8%的共識,說要高興還真是一種自我解嘲,沒想到當勞方還來不及為這個小小的調漲而開心時,另一頭又傳出勞動部可能放寬派遣員工比例

說穿了,派遣勞工是與臨時工一樣,也跟外勞一樣,都是一種企業降低成本的方法,表面上對企業而言,有了派遣勞工,可以解決突如其來短期、季節性的人力需求,不需要因此多聘僱,讓企業運作更有彈性;但對勞方來說,這是一種壓榨,因為派遣業讓資方找到一個「漏洞」,派遣工要做的跟正職差不多的工作內容,卻沒有相同福利,所謂同工不同酬,就是在派遣世界中發生的劇情。

這群台灣慣老闆鑽漏洞還不只這個,下一個議題又是健保眷屬人數

根據六大工商團體九月一號發的聲明指出,追蹤至2012年統計數據,健保第1類第1至3目被保險人「實際」平均眷屬人數,已降至0.62人,現行健保「公告」平均眷屬人數0.7人之計費基礎,已呈現高估情形,顯然與健保法第29條採「實際」平均眷屬人數之規定不符,該項保險費計收標準值得商榷。

簡單說,這些企業家認為政府跟企業收健保費中針對眷屬的部分,參考值已經失真,因為實際保的人數減少,所以應該退還多收的健保費。

沒錯,按照法條的確企業主站得住腳,但為什麼眷屬人數會減少?不就是年輕人沒有更高薪水,誰敢養小孩?而上一輩爸媽為了怕小孩負擔大,又不敢把自己掛在子女的眷屬健保帳戶上,所以當然就會出現下滑的情況。

政府如果沒看到這層背後意義,只是一味去滿足企業要求,那就是昏庸。事實上更早的還有包括長照負擔比例等,工商團體則認為,長期照護屬於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不應將政府的責任加諸在企業身上,因此建議,企業降為30%,政府的負擔增為40%,而勞工保持30%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