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日經BP社日經技術在線logo提供

4~6月的日本實際GDP(國內生產總值)成長率換算成年率僅為-6.8%,大幅低迷。消費力回升落後於預想。雖然消費稅增稅的影響在「預想之內」,但實際上「出乎預料」的情況已經發生了。

世界經濟復甦日本卻沒有》「安倍經濟學」4個誤判害的!
河野龍太郎 BNP巴黎證券經濟調查本部長首席經濟學家 1964年生。畢業於橫濱國立大學經濟學部。1987年進入住友銀行(現三井住友銀行)。曾擔任過大和投資顧問(現大和住銀投信投資顧問)、美國大和投資顧問的經濟學家,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任職,2000年起就任現職。(攝影:都築雅人)

河野:我認為4~6月的GDP統計結果反映了日本現在直面的經濟構造問題。其實,自2014年春季以來,日本經濟已經暴露出了許多問題。一語概之,就是「『安倍經濟學』的4個誤判」。

竟然有四個之多?

河野:是的。首先是日元的實質性貶值程度已經相當大,而且,在海外經濟開始回暖的情況下,受日本企業的供給能力的限制,日本的實際出口並沒有增加。

第二是企業的業績已經改善,但設備投資並沒有跳出設備更新或者省力化的投資範疇,企業沒有對強化能力進行投資。

第三是導致個人消費疲軟的原因不只是消費稅增稅帶來的反作用,日元貶值也造成了實際購買力的下降。

第四是人手不足和資材價格上漲導致公共投資遲遲得不到落實,也就是說在「擠出效應(政府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使得民間投資和個人消費受到抑制)」的作用下,民間的建設投資被抑制。

下面我就按照上述的問題點來逐一介紹。

出現潛在成長率8倍的成長導致人手不足

河野:作為前提,首先我們要認識到一個事實,那就是日本的潛在成長率大幅降低,而且,經濟的「張弛」(供應能力的餘料)已經所剩無幾。

許多經濟學家都估算日本的潛在成長率為1%以下,我認為最多只有0.3%。但是,受到大規模的擴張性財政政策的刺激和消費稅漲稅導致的提前消費的影響,2013年的實質成長率達到了2.3%。這造成了突如其來的人手和設備不足的現象出現。

過去20年來,日本不只是總需求不足,實際的供給能力也下降了。也就是說,日本的潛在成長率只有0.3%,但卻出現了這個數字的8倍的增長,所以人手不足等現象頓時顯露了出來。

由於生產設備的減少,導致出口無法增加。2013年以後,雖然借助物價的調整,出口額沒有惡化,但也沒有增加。而從2012年年底開始,世界經濟已經開始復甦,美國的經濟回暖從2013年4月就開始了,中國也於2014年春季開始回復。但為什麼日本的經濟沒有回復呢?

回顧過去20年經濟復甦的模式,出口增加會帶動生產增加,從而帶動家庭收入的提高,消費也將隨之回升。之後企業業績好轉,設備投資也會增加。但這一次,理應成為復甦模式起點的出口沒有增加。供給能力的限制破壞了這個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