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基本工資調漲,勞資雙方又「冤家」了。勞方希望把基本工資調到2萬元,資方不肯,乾脆不出席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坦白說,看看韓國的數字,勞方要求實在不算過份。

去年調整基本工資後,政府設定以消費者物價(CPI)上漲超過3%為調整標準,資方這次反對調整的理由之一,是今年1-7月的CPI上漲率只有1.29%,距離設定的3%標準仍遠,不該討論調高。

不過,CPI這個數字未必能說出整體面貌。經濟學上有一個「恩格爾係數」,是指食品支出占總所得的比重,越富裕的經濟體、越有錢的家庭,恩格爾係數越低;但對落後的經濟體、及所得低的基層勞工,恩格爾係數越高,食物類占總所得的比重越高。

而今年以來,民眾日常生活密切的十七項民生物質已上漲了5.18%,外食就上漲4.6%。以恩格爾係數的觀點看,基層勞工的生活的確有受到影響,此時考量調高基本工資,並不為過。

資方也說,過去3年,每年基本工資都調漲,企業快受不了。但他們不說的是:拉長時間來看,台灣在1997年,基本工資調到15,840元後,碰上亞洲金融風暴,加上之後景氣較低迷,有長達10年完全未調高基本工資,一直到2007年才把基本工資調到17,280元。近3年的調高,不代表台灣的基本工資已經過高。

如果與韓國相比,韓國在2007年的基本工資(每周工時44小時)為786,480韓元,之後每年以5-8%的速度調高,現在是1,177,460韓元,調高幅度是49.7%;台灣從2007的15,840元年至現在的19,273元,調幅是21.6%,調高幅度還不到韓國的一半,要稍微再調高,不算過份吧?

再看絕對數值,國民所得越高的經濟體,薪資水準、基本工資當然也高。如果我們以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數字為依據,去年台、韓的平均國民所得分別為20,930美元、24,328美元,韓國比台灣高出13.9%;但韓國的基本工資1,177,460韓元約台幣34,631元(以1元台幣兌34韓元計),比台灣的19,273元高出79%;即使拿較低的每周40小時的基本工資1,088,890韓元(台幣32,026元)比,也高出66%。

即使考量韓國物價較高的因素,這個差距還是太大了一點吧?其實,就算是最後照勞方期望調高到2萬元,調幅也只有3.7%,這個幅度甚至還低於食物與民生物品上漲幅度哩。

對強調絕對的市場機制的經濟學家而言,基本工資根本不該訂定,因為它會扭曲勞動市場,技能更低的「邊際勞工」反而會被犧牲。但現實世界則是大部份國家都已訂出基本工資,且依國情與社會需求而不斷調整。連被一般人視為較不重視勞工權益、是廉價勞工基地的中國,也訂有基本工資,且近幾年每年調高幅度都在2成左右,主要就是因為基本工資仍對基層勞工有一定的保障意義。

台灣勞工苦於低薪久矣,對普遍的低薪資問題,政府的確不可能、亦無法用法律手段解決,必須針對病因下藥才會有效果。但基本工資則是保障勞工最基本的權益及生活所需的手段。以今年食物及民生物品的漲幅,考量這些支出占基層勞工所得的比重,資方是該接受適當調整基本工資。

韓國基本工資3.46萬,台灣1.92萬,怎麼會差這麼多?韓國勞工的薪資與基本工資快速上漲,企業仍能保有全球競爭力,台灣企業只有拚命壓低薪資,但競爭力卻點點滴滴的流失,從許多市場逐漸敗退,何以致之?或許,企業是該看看韓國,想想自己!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