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們還是小孩子剛開始上學時,大人就不斷重複告訴我們同樣的事。別想太多,不要交男朋友或女朋友,好好唸書,念個好學校,以後有的是時間。這些話在國中、高中和大學時不斷重複,常常被大人用來告訴你不要去追尋額外的興趣、不要去考慮非傳統的職場生涯、不要搞課外活動、不要有想要開一間公司的想法,或是有任何高風險、非傳統的思維。畢竟,按照這個說法,以後有的是時間。

但到底是何時?

何時才是我們可以真正自由、真正可以不要考慮成績、念好學校、不要背負其他人的期望,不要老是放棄我們的興趣和熱情,然後「不要想太多」。何時才能夠自由的追求我們的興趣,追尋我們一直埋藏在心中的夢想,或是終於學了我們一直想要學的嗜好或是樂器?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家族朋友,每隔幾個月就會見一次面,因為我們兩家很熟,所以當每個人都有空時,就會聚會一起吃晚餐。從我們大約中學開始這就變成一個傳統了,因此我一直跟他們的兒子們也很熟,大兒子比我大一歲,小兒子比我小一歲。最近,大兒子被他的公司派去上海,所以在最近幾次的晚餐中,都是小兒子坐在我旁邊,聊聊最近發生的事情。

大兒子總是比較勇敢和進取,從很早開始,即便是在高中,就知道什麼自己想要做的,總有一個設定好的目標,總是告訴他的父母不要干涉。

年輕的弟弟則是相反。或許因為他年紀比較小,被保護的比較好,比較害羞。禮貌且安靜,他似乎對大部分的議題沒有什麼意見,因此,常常顯得迷惑,對於人生中想要達到的目標有點茫然不知所措。大學畢業後,他在一間本土銀行中找到一個櫃臺行員的工作,然後在那間銀行工作了六年。

過去幾個月我見到他三次,而我們主要談論的話題是有一個長期的客戶最近說要給他一個工作機會。在他談到那件事之前,我問他工作如何。

他聳聳了肩:

「跟過去六年一樣,沒什麼變化。主管們有點糟糕和令人害怕,當他們發脾氣時,像我們這樣的員工都會嚇到試著躲在桌子後面。我在這家公司待越久,同樣的分行,我就越痛恨那裡,六年了,每天都一樣。薪水跟六年相比只有微幅的增加,但是公司內部的政治鬥爭依舊,同樣的戲碼每天都在重複上演。我希望我能更像我哥一樣,總是很清楚他下一個目標,總是不怕我保守的父母跟他說什麼,總是急迫地走出去並勇敢嘗試。我真的想要換工作,試些新東西,但我看不到什麼機會.....」

那是在第一次飯局時。

在第二次晚餐時,他很興奮地說:

「今天有一個大客戶,在我處理完他所有定期的銀行事務後,說他新開的公司需要一個財務助理。因為他過去幾年很了解我,他相信我是個認真工作,可信賴的人,所以他願意直接給我一個工作,薪水比我現在的工作稍微高一些。我很興奮;那現在還是一間小公司,剛剛起步,但我有個機會能夠嘗試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有更多責任,參與一個公司很早期的階段,見證它如何成長......我現在正在為下週的面試重寫我的履歷,我好高興我終於能夠改變環境,離開同樣的主管們和政治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