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ISIS)在伊拉克引發的恐怖屠殺事件,以及敘利亞內戰不斷,顯示中東正在發生結構性變遷。第一次世界大戰距今已經過去了近100年,奧圖曼帝國解體後所建立的地區國家體系,正在分崩離析。

當代中東版圖,是由在一戰中獲勝的西方帝國主義列強英國和法國劃定的。一戰戰火仍在肆虐時,他們就簽署了由英國外交官賽克斯爵士(Sir Mark Sykes)和喬治-皮科(François George-Picot)起草的協定,劃定了各自的勢力範圍。該協定完全不顧該地區的歷史、種族和宗教傳統和從屬關係,也沒有考慮本地居民的意願。

因此,現代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都成了不同的獨立實體。它們的邊界是人為武斷地決定的,沒有一個國家歷史上以現有邊界出現過。(拜英國向阿拉伯人和猶太人所做的互相矛盾的承諾所賜,巴勒斯坦的情況更加複雜。)

最終,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成為獨立國家,目前局面的混亂,對這些統治者,特別是獨立後所崛起的極權統治者,十分不利。如果不能體現人民的意願,民族國家就無法維持。

美國所領導的入侵伊拉克,不但結束了海珊政權,也終結了好幾十年前英國所建立的遜尼派少數群體掌權的體制。獲得解放的什葉派多數群體,用美國所支持的民主選舉,作為稱霸全國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