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曾經「倒下」,我的身段變得更「柔軟」!

超人醫師:徐超斌

「生活的目的,在追求自身的的幸福和快樂;生命的意義, 是在別人的苦難上看見自己的責任及使命。」

當台北市每62人擁有1位醫師,台東達仁鄉4141人,卻只有1位徐超斌醫師。年輕時放棄大醫院的高薪,來到自來水都接不到達仁鄉守護部落的族人,不分假日拚命工作,一天16小時,一星期環山看診的車程恰好環台一周,在39歲盛年中風倒下。現在他用可自主的右手右腳,診車依然翻越蜿蜒山脈。他是台灣的史懷哲,他是超人醫師:徐超斌。

愛,不是我們要去的方向,而是我們出發的地方

徐超斌,出生台東縣達仁鄉,排灣族。台北醫學院醫學系畢業。2000年12月升任奇美醫院急診主治醫師,是全院第一位內外科兼修的急診專科醫師。2002年6月回鄉擔任衛生所醫師兼主任,改建簡陋衛生所,加開夜間和假日門診,積極推動24小時急診服務。 2006年中風倒下,失去身體左半側的功能。2010年11月26日創立社團法人臺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提供部落老人照護與兒童教育環境。2012年發起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籌建南迴醫院。

「不要看我行動不方便,我是徐超斌,是全台灣最帥的醫師。今天我要來跟朋友分享我的夢。」

我從小住在台東原住民部落,看我皮膚黑就知道我是排灣族原住民。我從小生長環境跟各位絕對大不相同,我是56年次,出生的時候我們山區完全沒有醫生,在台東只有少數幾個具有宣教使命的一些外國醫師在那邊駐診,所以部落的族人生病怎麼辦?還是仰賴傳統的巫醫,不要懷疑。

一般人對原住民的印象就是去打工、板模,去工地綁鐵枝,為什麼我可以當醫生?有兩個主要原因,小時候我的外婆,她在部落是非常法力無邊,非常有名的巫師。我真的是親眼目睹,看到那個時候的病人經過我外婆的作法,我不敢講說是醫治,經過她作法之後,突然神奇般的好轉起來。當時我真的是對生命的奧秘充滿著尊敬,於是悄悄埋下未來行醫的種籽。那時候我心想,將來如果要當醫生,我一定要當個與眾不同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