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當談到霸凌(bully),你腦中聯想到什麼?哆啦 A 夢裡的胖虎?辣妹過招裡面的 Rachel McAdams?第一時間聯想到的似乎都是小孩、學生之間的打鬧、互相欺負等。不過霸凌遠遠比小孩子間的吵架還要嚴重許多,造成的傷害也可能難以抹滅。

當霸凌者隨著年紀增長,他們的腦不一定有同步成長。那個總是在講別人八卦、找到機會就酸你的賤女人,也許就坐在你旁邊;而那個總是欺善怕惡的男生,也許就坐在辦公室的某個角落。

根據研究顯示辦公室的霸凌情況日漸增加,儘管有少數公司制定政策來避免這種情形,但通常都以失敗收場。因為大人世界裡的霸凌,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

《衛報》請讀者與他們分享職場上的霸凌經驗,不管是來自同事間、上司對下屬,甚至來自客戶。沒想到,有許多人在職場上有被霸凌的經驗,甚至有讀者每晚都因為被霸凌的噩夢夜夜驚醒。

Stephanie, 31, Worcestershire, UK

在我工作的地方有個男同事,每當我經過的時候,他總是發出類似大象的叫聲來嘲笑我。

Lisa, 27, Chard, Somerset, UK

從小到大幾乎每個工作場合我都被霸凌過。過去我曾經試著挺身而出,而且也成功了。不過當霸凌者是你的上司、經理時,這種情況讓人難以挺身而出,最後以離職收場。我非常討厭霸凌,而且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會霸凌別人。

現在我年紀稍長,並明白霸凌者常因沒有安全感而霸凌別人,他們的內心其實非常嫉妒你,偷偷把你當成對手,整天擔心你贏過他們。

JW, 33, Burbank, California

我在之前的辦公室快樂地工作了 10 年的時間,直到來了一個新的上司,只要一有機會她就不斷地用言語攻擊我。一年後,我向單位反應這個情形,不過這段言語霸凌並沒有因此結束。第二年,我離職了,因為那些言語霸凌我造成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聽說那個霸凌者在公司裡還升遷了。離開她之後,我現在工作的很開心。

Conrad, 41, Torvizcon, Spain

有一次當我同事被主管霸凌時,我走到旁邊問那位男主管「你以前在學校也是這樣霸凌別人的嗎」。至少我阻止了這段霸凌的蔓延。

Catriona, 21, Argyll, Scotland

我以前工作的老闆有超強的控制欲,不管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管,他不停地讓員工覺得自己很笨、羞愧。問題是他是老闆啊!沒有一個人敢抗議、抱怨,在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帶著眼淚回家 ……

Anne, 25, Ireland

霸凌我的是老闆跟我的同事,她們總是在一起講悄悄話、吃中餐的時候也不揪我,甚至當我嘗試想要加入談話時,她們就會以一種「你是笨蛋嗎」的眼神看著我。這讓我覺得自己很笨、很羞愧。這樣也就算了,她甚至會在與我的會議中攻擊我的人格、能力跟表現,或是叫我去做了什麼事情,然後再攻擊我「你在幹嘛,我又沒叫你這樣做」!

我覺得非常的煩躁,每天去上班就像是夢魘一樣。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簡直快把自己逼瘋了。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我才發現,原來並不是我的問題,她一直是這樣的人。最後,我冷靜地面對霸凌者,交給她一份這些日子來我所受委屈的副本,這轉變了我之後的人生。

Terry, 56, Roseville, California

我的上司總喜歡不停地貶低我、用居高臨下的口氣跟我說話。我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跑去跟公司的副總裁反應,他竟然跟我說:「他太優秀了,對公司來說很有價值,他哪裡也不會去的,你自己想想該怎麼做吧。」

Jay, 31, Newcastle, England

我有自閉症,因此霸凌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交不到朋友的關係,讓我時常孤身一人,成為最容易被霸凌的目標。

我上一份工作是在客服中心,對我來說那彷彿回到了悲慘校園時光,某一個特定的小團體總是在我面前窸窸窣窣地說悄悄話,然後發出笑聲、散播謠言、向我做鬼臉,甚至朝著我丟東西。

而我非常喜歡上上一份工作,但是霸凌者們又再一次逼迫我離開。

當霸凌這件事情發生在大人的世界裡就變得非常不一樣,充滿著微妙的氣氛與辦公室政治。也使得你不知道要如何阻止霸凌的蔓延,向上司們投訴又怕丟工作。最後只好沈默地受困在霸凌之中,並默默祈禱事情會發生改變或是找到一個更好的工作。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作者簡介_科技報橘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文章輕薄短小,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了。

「科技報橘」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