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總統歐巴馬終於下令發動空襲並為伊拉克北部難民空投食品和救災物資,世界終於對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採取了行動。在幾個月內,這一不久前仍自稱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的聖戰組織已經控制了兩國的大部,並在此建立了其所謂的新哈里發帝國。但恐懼伊斯蘭國的真正原因並非其對暴力行為,而是該組織成員用冷血的方式掃蕩該地區的社會、文化和人口歷史。

在短短幾週內,伊斯蘭國已經在其控制的地區,將所有什葉派穆斯林和基督徒清掃殆盡。世界最古老的基督教社區之一摩蘇爾已經沒有基督徒。寶貴的亞述藝術品在反偶像崇拜運動中被公開毀掉。

事實上,伊斯蘭國甚至看不起,與其同宗但不同意其對伊斯蘭教義極端解釋的遜尼派。大量神廟遭遇摧毀,其中一處據稱是約拿之墓。

同樣令人恐怖的是,最嚴重的迫害對準了耶西迪人(Yedizi,與庫爾德人一起生活的古老宗教群體)。耶西迪人數量不到50萬,三分之二生活在伊拉克北部的摩蘇爾周邊。其餘三分之一散落在敘利亞、亞美尼亞和土耳其等周邊國家。更晚近一些,德國和美國也有耶西迪人社區。

儘管幾百年來受到了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影響,但耶西迪宗教有著悠久的異教徒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青銅時代末期。有趣的是,他們的信仰與印度教有頗多相似之處——比如,他們相信投胎,稱其祈禱面對日出和日落時的太陽,甚至還有種姓制度。他們還崇拜Tawûsê-Melek(孔雀天使,孔雀產於印度次大陸,耶西迪人地區並沒有分佈)。

耶西迪人的起源尚不清楚,但文化和基因證據表明他們可能是公元前2000年到1000年間西遷的印度部落的後裔。有大量證據表明青銅時代的印度語中東關係密切。比如,古伊朗的拜火教(耶西迪人的信仰與此有關)​​於早期印度教關係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