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帶給西方世界很多問題,有些人擔心,中國是否打算搶奪局勢艱困的歐洲的全球領導地位,正如某位專欄作家所說:「歐洲政府在東亞已無法再有什麼作為,除了扮演好國內企業的行銷推手角色。」歐洲既沒有外交分量,在這個區域的軍事實力也乏善可陳,最好是把重點放到美國身上。

但事實並非如此。

對歐洲來說,中國崛起的影響非常深遠,起點得回溯至美國將戰略性「軸心」(pivot)轉往亞洲那一年。歐洲占據美國心中「最高優先」的地位已長達逾七十年,如今它在美國決策者眼中的這項特權正逐漸失去。

此外,歐洲銷售高科技兼具軍事和民生的兩用產品,導致美國在亞洲的維安角色變得複雜,這也必然產生摩擦。

儘管如此,有人警告,大西洋合作夥伴關係正受到損害,卻是危言聳聽。最能說明一切的觀點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已經以「再平衡」(rebalancing)一詞代替隱含掉頭離開之意的「軸心」一詞。

這項改變反映出,美國認為中國經濟主導日增,但並沒有否定歐盟的重要性,它仍是世界最大經濟體,引導經濟創新,更不用說它是如何看重維護人權等方面的價值了。

只不過,這並不表示歐洲可以無視「亞洲崛起」,不進行微調。十九世紀,工業革命發生時,亞洲占全球經濟的比重也開始從逾50%下跌至1900年的20%;到了本世紀下半葉,亞洲預計將復甦到過去這個經濟領導地位,即占全球生產的50%,同時讓數億人口脫貧。

美國不樹敵
WTO納中國,用經濟制衡

這一道轉變的力量,也許是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必然,但隱含嚴重風險。歷史學家經常警告,諸如中國這些新強權崛起所造成的恐慌與不安,可能引發嚴重衝突,就像一個世紀前德國在工業生產方面超越英國時,歐洲所經歷的那樣。

面對飽受領土糾紛和歷史緊張情結所撕裂的亞洲,要保持穩定的安全平衡,並非易事。但仍有些操作手段已經到位,可提供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