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晶片龍頭聯發科爆發離職員工涉嫌竊取營業秘密,投效大陸競爭對手事件,調查局已深入追查。(相關新聞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類似事件,說明中國大陸和台灣在電子業的競爭已白熱化。

所有事件有一共通特色:均為一流公司。這沒有什麼好奇怪,如果你要挖好人才,當然瞄準產業龍頭,半導體找台積電,面板找友達,IC設計是聯發科,智慧手機就是宏達電。

這反映了什麼?台灣是“better talent place”,而大陸卻是“better work place”。人才跳槽一定會帶走公司一些機密,法律只能起嚇阻作用,治標不治本。

未來主管機關必定會築起更嚴格的安全防護網,台灣法令會更加嚴格,更不自由。我們當然應捍衛自己的知識產權,但如何做才能不影響國際化、自由化?

上周華爾街日報也登了一篇社論,標題叫「Unleashing Taiwan’s Entrepreneurs」(解除台灣創業家的束縛),文中提到台灣高科技優勢已逐漸消失,人口老化,越來越像日本。

該文建議法令鬆綁,讓外資和人才到台灣來,替中小企業營造一個良好環境。

政府正在努力,國發會搞了一個「創業拔粹行動計畫」(HeadStart Taiwan),策略是強化國際鏈結、法規鬆綁、打造創業群聚園區。主委管中閔引述一份報告,台灣創業環境被歸類在亞洲的第三到第四級,僅較不丹、尼泊爾好。

問題是這有效嗎?我看法比較保留。台灣連「自由經濟示範區」都無法過關,如何能吸引國際人才和資金?只要一談開放就擔心國際化會變成中國化,然後政策就打結了。

自經區主要政策通通被封殺,談到國際醫療,就認為開放會稀釋台灣醫療資源;農業更不用說,這是不能碰的禁忌。

最奇怪的是教育也不能開放。耶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合作,西北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合作,昆山將成立杜克大學分校,上海紐約大學剛開張。台灣呢?我們擔心教育商品化,會影響其他大學,殊不知這是吸引國際人才的最佳平台。

在國際競賽中,台灣一定會落後,因為我們只有「存量」,沒有「增量」思維,總認為開放了新東西就會影響現有利益。新加坡人才不夠,就開放移民;大陸技術落後,就去併購歐美企業,台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