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不懂為何台灣上班族薪資低落者,去看看工總14日發表的白皮書就了解原因─原來,在21世紀的知識、創新經濟時代,台灣許多企業家還是停留在古代的莊園經濟思維─只想到要勞工作更多、時間更長、成本要更低…..。

工總白皮書的「勞資關係暨人力資源」章節可看出,台灣企業家念茲在茲的就是如何壓低人力成本、讓勞工延長工作時間、減低企業的勞動成本。工總說這20年來,企業都面臨法定勞動成本不斷增加的壓力,包括勞保、健保、職災保、勞退…..全部都調漲,讓企業負擔的法定勞動成本占薪資的17.66%,遠高於日本的12.21%、韓國的8.96%。

話說得似乎沒錯,但工總卻不說台灣的實質薪資停滯、甚至倒退回16年前。拿名目薪資看,台灣從2002年至今,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增加約1%,但韓國增加了超過50%,韓國大學畢業新鮮人的起薪是台灣的2.6倍了;新加坡增加了40%。再以製造業平均每小時工資成本看,台灣大概只有不到10美元,韓國與新加坡則在20美元上下,相差一倍。

整體來看,台灣企業的人力成本該是往下滑,而且比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韓國低很多,低到連美國的《全球人權報告》提到台灣的勞工人權時,都不忘提醒台灣勞工「薪資微薄」。工總、還有那些企業家,還要抱怨勞動成本問題,坦白說,看不出什麼說服力與正當性。

對勞動部研擬中的《派遣勞工保護法》中,限定派遣勞工的比例最高為3%,白皮書要求提高為20%,並以日本的派遣勞工已占全部勞工的36%為例,指派遣工的普及已是世界趨勢。

但白皮書不說的是:日本的高比例派遣工,是先進國家中的特例,且被視為對勞工權益傷害最大的惡例,其它國家的派遣工比例遠低於此數,且對運用亦有規範。如德國派遣工中有4成左右,是用在1周到3個月的短期人力需求上。

台灣呢?不少廠商簡直以派遣工代替正職,而且是長期使用,所圖者就是降低人力成本,且可「隨時拋棄」;許多大企業根本不再晉用新的正職員工,全部以派遣工替代。金融海嘯時奇美電一夕間以簡訊解雇近千名派遣工,一家著名的觸控廠商以「業務縮減」為名,解雇多名正職員工,再大量晉用派遣工與引進外勞。這些惡例大概就可看出企業為何想增加派遣工,及派遣職位對勞工權益的負面影響。

白皮書提出其它幾項有關勞動市場的建議,不外乎放寬外勞引進規定、勿強制實施全面周休2日、把變形工時拉長以擴大彈性、修法調降勞保的雇主負擔比例、廢除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制………。滿紙如何降低企業的人力負擔成本、壓低勞工所得。

台灣早己大幅降低企業的營所稅到17%,在亞洲僅略高於香港的16.5%;20年來,國內生產毛額(GDP)中,分配給股東(盈餘分配)的比重上升,分配給受雇員工的比例則一路下滑。但台灣員工不是懶惰鬆懈,平均1年工時2104小時,高居全球第3名,近半員工的工時超過法定上限。超過百萬勞工全年超時工作312小時─等於免費幫老闆工作39天。

企業無意培養人才、不願加碼留人,台灣人才不斷出走、企業競爭力也日益下滑;而競爭力下滑後,企業想出的唯一解答是:設法再降低人力成本,就此進入惡性循環。台灣低薪的原因就在此,這也是台灣勞工的悲歌!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