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關於,排隊吃美食

「排一下沒關係啦……排隊吃到的東西,特別香喔!」某年東京之旅,丸之內大樓某家拉麵店門口長長人龍最末,前兩天才剛剛跟我在箱根排過另家山藥蕎麥麵名店而且一吃傾心的母親對正有些怨懟的外婆如是說,令我一時莞爾。

不知是哈日風潮作祟、亦或是國人對於美味的執著與追求益發熾盛熾烈,大排長龍美食店早如雨後春筍般,從台灣頭到台灣尾,街頭巷尾處處遍見。 流風所及,排隊吃美食,更彷彿成為全民一致參與的餘暇消閒運動。就我的觀察,或許是由衷感受到其中樂趣,也或許是最終的美味報酬率還算值得,即連許多原本覺得吃東西還得排隊簡直不可思議的親友,竟也一步步從百般抗拒不肯就範、轉而加入心甘情願樂在其中的排隊一族,令人十分吃驚。

而追逐美味一向不落人後的我,早年,為一碗醬油拉麵、一盅紅豆年糕湯,等閒排上個把小時自是家常便飯事;然這其中,最最壯烈、也讓我著實領教到所謂「排隊魔力」的一次,當非2002年在東京淺草某炸蝦丼名店莫屬。

那回,人到淺草,這家店原本全不在計畫之內,另家關東煮出名的小館才是我們的真正目標;然而,不經意一眼望見店門口的隊伍,彷彿被催眠了一般,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不知不覺加入行列。

結果,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二月寒冬天氣,室外氣溫恐怕在5度以下吧(為此老闆娘還不停端出火爐來,唯恐真的凍出人命),我與另一半一面打著哆嗦,一面抖著已經痠軟的腳,一面不斷天人交戰著:「天啊真的還要繼續排下去嗎?」

然而,經過這樣空前漫長的等待,再多的好奇與渴望已經全數轉為不甘心:

「不行!已經辛苦了這麼久,現在走人豈非前功盡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