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8月,總是會有大學入學相關新聞報導出現,告訴大家,那間高中出了什麼科系的榜首,該名榮登金榜的同學,她/他的家庭背景是如何,今年也不例外。

不過,新聞當中也有著以下發人省思的相關報導:台大學生有不低的比例,來自台北市高社經地區家庭;和「對照組」新聞,即因家貧而必須拼命打工的學生,「…成績優異,原本可以考上台北的台大或政大等名校,但…高分就讀宜蘭大學可免學費、領獎學金,她放棄念法律系夢想,就讀宜蘭大學應用經濟與管理學系」;「近八成就讀私立大學必須打工,其中近一成五從事辛苦的勞動工作」,對他們而言,即使聰明才智足夠,國立名校大學也彷彿是一個完全買不起的奢侈品,window shopping去校園逛逛看看還可以,卻沒有辦法「買」下它。

「一律平等」的教育機會?

憲法規定,人們有受國民教育的權利與義務,而且也告訴我們,國民受教育的機會,一律平等。所以,為了落實此等政策,除了少數應適用特殊教育的人士外[註1],所有國民都將適用相同的一套教育體系和制度。

以國民教育而言,現行的法律強迫6歲到15歲的國民,無論如何一定要去學校念書受教育。所以只要年齡到了,不管是男生女生、住在什麼地方、成長的環境是什麼,除非自願選擇私立學校就讀,否則大家都得按學區去上小學、念國中。

即使城鄉差距等資源分配,導致教育內容與品質不一致,強迫大家去念書的國民教育,就此而言,在形式上和實質上,或許某程度還是相對平等的。不過,將國民教育的理念往後延伸至高中(職),而在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12年國教,和隸屬高等教育的大學,此等牽涉到「晉升」制度的教育,可能就不是它表面上看來這麼平等了。

基於「相同的事件應為相同之處理」,現行設計的教育「晉升」制度,以同樣的入學要件和內容,普遍性的適用在每一個同樣要進高中、上大學的同學身上。此種立基於形式上的平等,而設計出來、經常變動的複雜的申請或考試入學方式,在每一年除了需要考生、家長和老師全心全力準備,而搞得焦頭爛額之外,同樣或近似資質的學生,卻會因為出身經濟弱勢家庭及環境,面對此種複雜的制度,欠缺資源不知如何處理,或根本無力面對,而讓他們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結果,要不是根本無法達標,不然就是不知如何選校,或是即使可以如願到想要的學校就讀,也會發現沒有適當而大量的補助管道(例如大量的低息貸款和各方提供的獎學金),可以讓他們安心的完成學業,只好讓他們「下放」以屈就。

鞏固於資產階級的教育

擁有資源和權力制定教育法令的資產階級,所制定出來的教育制度,雖然在形式上提供了大家平等的入學機會,卻透過實質上的各種不平等,將教育「資產階級」化,將教育-或更為優質的教育,鞏固為資源相對而言較為優渥人士的所有,而不是適才適所者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