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社會上,女性執行長的角色總是被想像成多帶了一些母性色彩,媒體總愛描繪職場上的女強人在家庭場域溫柔的形象落差,企圖用「強勢對比溫柔」凸顯女性執行長的生命曲折。然而這是否暗示著,家庭便是女人的天職?不論女性在職場上的表現多麼亮麗,她們仍然必須「同時」具備著好媽媽的能力與角色。這樣的家庭分工性別僵化,同時也剝奪了男性作為溫柔父親的權利:父親角色是不被看見的。

文中作者 Max Schireson 擔憂道:「我發現寫下這段話,以後可能就再也沒資格扮演 CEO 這個角色」,也顯現出整個社會不希望男性投入在家庭的時間超過投入在事業上的時間。傳統賦予男性的陽剛氣質,便鼓勵他們向外發展,放下兒女私情在外闖蕩。這樣壓抑男性的感性與做為父親的渴望,不僅把女性困在家中,也讓男性找不到空間可以展現他們的親情。

本文作者是開源資料庫 MongoDB 的執行長 Max Schireson,底下以第一人稱現身說法,傳遞出自己想參與家庭事務的渴望。

在傳統內外二分之下,他也有成為家庭內部一份子的需求。如今他讓出了 CEO 一職,也許有人認為這是他職場上的一大失策,這個決定卻凸顯了男性成員仍然需要與家庭有所牽繫,而所謂的「母職」內涵,事實上是可以不分性別一起共享與承擔的。

男性 CEO 只會被問「開什麼車」、「喜歡什麼音樂」?

今夏稍早,Matt Lauer 問 GM 的執行長 Mary Barra 能否在母親與執行長的腳色間取得平衡;大西洋報也問了百事可樂的女性執行長 Indra Nooyi 相似的問題。

做為一個男性 CEO,我只被問道開過什麼樣的車、喜歡哪種音樂等等的問題,但從來沒有被問過如何在父親與 CEO 的角色間達到平衡。

雖然媒體不問我,這卻是個我常常問自己的問題。我的狀況如下:

我家裡有三個很棒的孩子,分別是 14 歲、12 歲和 9 歲。我很喜歡花時間跟他們相處:滑雪、烹飪、下棋、游泳、看電影或玩《巨人戰士》、聊天,什麼都好。

我今年的累積里程數就要達到30萬英里了,每兩到三周從加州 Palo Alto 到紐約,以及 CEO 的例行飛行。在通勤之間我錯過了許多家庭趣事。以及許多重要的場合:當我們的狗狗出車禍時、孩子要動緊急手術時,我都不在他們身邊。

我有個很棒的妻子,她自己也有很重要的工作,她是個醫生,以及史丹佛的教授。基於義務她領導了針對高風險的婦產科醫生所做的訓練計畫,以及早產兒、手術技術與其他主題的研究。她是個非常棒的母親,傑出、美麗,並且對我有絕對的耐心。我愛她,而且我欠她一輩子,儘管我是個工作狂,她仍然能維持家庭運作。我不應該繼續濫用她的耐心。

朋友與同事常常問到我妻子怎麼同時兼顧工作與母職,但同樣一群人卻從來不曾問我。

想當一個好父親,是不是就不能成為一個好 CEO

幾個月前,我發現唯一的平衡辦法就是減少我的工作量。MongoDB 是個很特別的公司,在公司的前四年,我們就募到了 220 萬美元的資金,讓團隊成長了 15 倍,銷售額則成長了 30 倍。我們有著很棒的客戶,很棒的產品(而且每次推出都變得更棒),我合作過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團隊,還在市場上達成了不可思議的里程碑。未來一片光亮,值得讓人全心全意地投入。

不幸的是,我無法成為那樣的領袖。公司主要位在紐約,但我的家庭在加州。我發現寫下這段話,以後可能就再也沒資格扮演 CEO 這個角色了。

它會不會讓我損失一大筆財富?也許吧,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抉擇。現在,我選擇我的家庭,而且有信心同時能夠兼顧令人滿足的職業生涯。一開始這個抉擇看似很艱難,但當我越堅定,我就更加確信我的選擇是對的。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會把 CEO 這個位子移交給一個非常可靠的領袖。他會扛下領導公司的責任直到下個成長階段。我確信公司會獲得很好的領導,他的技能與我們的成長階段十分相符,比我還適合這個位子。無論他需要什麼,我仍然會在這裡幫忙(全職工作,但非「瘋狂全職」)。

我希望我在 MongoDB 裡能塑造一個角色,這個角色能投入、有影響力,卻也能與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責任相容。這是我有史以來做過最棒的工作,而現在我期待它變得更加美好。

(資料來源:Max Schireson’s blog)

作者簡介_科技報橘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文章輕薄短小,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了。

「科技報橘」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