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業這兩年面臨外在環境壓力,必須走出去轉型,台灣是我們優先考慮的信任夥伴和投資對象。」

上周我參加一場台日經濟論壇,擔任某一場次的主持人,一位來自日本的專家作了以上表示。

「日本的產品和技術比較高端,但台灣在中間端的能力更強。台灣企業管理能力很好,有很強的適應力,能夠把技術快速商品化,而且將價格大幅降低,這些都是台灣的優勢。」

「更重要的是,台灣比日本更擅長經營新興市場,比如說中國和東南亞,日本投資台灣並非為了台灣市場,而是希望台灣能幫助日本走向其他市場。」

聽到這位日本專家滔滔不絕地讚揚台灣,我有點心虛,我們真的有那麼好嗎?

「因此,台灣透過ECFA和TPP和其他國家保持良好關係,對我們很重要。我們要藉由台灣,走向世界。」

他所謂的世界並不只有中國,還包括東南亞甚至澳洲,問題是我們做得到嗎?

讓我們來聽聽世界怎麼說。上周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社論「Taiwan leaves itself behind」 (台灣使自己落於人後),分析台灣區域整合的困境,指出服貿和貨貿協議未過,會讓台灣更加孤立,更無法脫離中國大陸對未來命運的影響。

這篇文章客觀地代表了世界的看法。台灣想降低對中國的依賴,擁抱世界,但世界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到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