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Evonne

南投布農孩子們的老師,在山上每天陪孩子躺在操場看星星,躲在樹下看貓頭鷹,去年開始學習在愛丁堡做個異鄉人。將人生最巨大的熱情奉獻在坐在路邊看小孩。

#第1堂課

這是一堂化學課,桌上整齊羅列著乾淨清潔、大小不一的燒杯、各式試紙散落在桌上,護目鏡還收在抽屜裡,學生們聽老師說明今日的實驗。這不是一堂有秩序的課,有的學生坐在桌子或地上,明明靈魂還在抽長的女孩穿著極短的迷你裙,化了濃麗的妝容,男孩們扣子直自第三顆才算勉強扣上,裸露稚氣的胸膛,連坐在教室後低頭筆記的助教都染了艷紫或是亮綠的髮色。對照起我們所熟悉的傳統課室文化,秩序嚴格而專注、儀容樸素與淨雅,這樣散亂的第一印象讓幾位亞洲參訪人員都有些無所適從。

但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老師才剛說明完實驗步驟,各組學生馬上訓練有素地完成未明說的任務:有的去拿護目鏡並確認組員皆確實戴上、有的向老師領取染色溶液和燒杯,然後小心翼翼地捧回各組實驗桌上、還有一些到教室後方領取小組員的實驗記錄本。五分鐘之內,每個孩子桌上都有實驗步驟指示、記錄本、染色溶液和各式燒杯,護目鏡也妥妥地配戴上。而這僅僅只是一堂觀測溶液濃度變化的課,連酒精燈都用不上。

為什麼學生吵到連別間老師都來關切,愛丁堡老師卻不制止?
老師正在以樂器和學生討論響度、音調、音色在物理上的表現。(圖片提供:辦公室不在台灣)

#第2堂課

這樣與台灣不同規格的「秩序」並不是單堂課的巧合,在英文課,老師對於學生的嘻笑、鼓譟皆幽默以對,甚至一度吵到,部分學生調皮地離開座位到參訪人員身邊吹奏樂器、其他教室的老師因為音量過大前來關切,英文老師仍只是溫言地說
Dear, please go back to your seat.” (親愛的,請回你的座位。)

但在發表對詩的看法時,一名蘇格蘭男孩打斷另一個印度女孩的發言且高聲地要求她閉嘴,指她說的都是廢話 (Shut up! You are talking nonsense!),老師罕見地用嚴厲直肅的面孔,看著那個男孩,提高聲調:"We have no right to use that kind of words to anyone. ANYONE!"我們沒有權力對任何人用這樣的話!任何人!

這是英文課的一個小時中,老師動用的一次權力,制止男孩後,請他向女孩道歉。接下來,老師花課堂四分之一的時間,向全班孩子解釋為什麼需要尊重不同的種族和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