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迫切感,夢想才會實現

或許妳現在討厭自己的工作討厭的不得了,要不是經濟上的壓力,妳早就出國留學去了;看看現在的自己什麼願望都沒達成,只依附在一個每月給妳薪水生活費的工作上,想起來實在悲哀。這麼不公平的世界,怎能不叫人埋怨呢?

不過我認識的人之中,很少有人因為條件好就可以只做自己喜歡的事並且達成夢想的。每個人都是努力轉換充滿埋怨的心態,然後在茫茫然中搖搖擺擺地試著做出些什麼。

我認為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須有充分的暖身。不過這個暖身是指到外頭輕輕地小跑步;而不是花了過多的時間在家裡醞釀出門運動的心情、準備運動裝束。很多有夢想卻還沒付出實際行動的人,他們總是花很大的比重在做事前的準備功課,但真正的實力應該是在實踐中累積而來的。所以當人們問我要怎麼樣才能成為一個作家,我都會告訴他們同一句話:「總之先開始動筆試著賺稿費吧!」

對文字工作者來說,每天像寫日記一樣反覆寫著、揉掉那些沒人會看的稿子也是一種必經的過程。不過我想那些向我探聽「文字相關工作」的人,不會是像赫爾曼‧梅爾維爾或卡夫卡那麼渴望以作家身分留名青史的人。說到文字工作,它不但可以靠寫作訓練自己的文筆還能賺錢,實在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工作了。因為那些付錢買妳作品的人很少會對妳的文筆做出明確的評價。有時拜託朋友或前輩幫忙看看我的文章,他們也缺乏動機和精力去苦惱要怎麼對我的文字下出明確又客觀的評論。因為如果不小心祭出了惡評,說不定會造成不必要的負面影響,所以就以適度的稱讚和不傷對方自尊的圓融字眼做出評論。

我曾經在電影製作公司寫過劇本,其中有項工作叫做概要(synopsis),它必須能說服製作人、導演、資方這個作品有多吸引人,所以它必須具備可讀性,內容必須精簡扼要,而且故事本身也要夠有趣。如果概要沒辦法吸引人,常常劇本也甭看了。每次我應共同執筆的同事要求下去寫概要的時候,總要來回修修改改個一百多次。因為我簽約替人寫劇本,且這劇本還攸關著是否能獲得數十億圜的資金,怎麼能不認真對待呢?那時候的經驗對我之後寫其他類型的文章上也有非常大的幫助。

實戰經驗很重要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沒有比求生存還更能讓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激出爆發力的。

普普藝術的創始人安迪‧沃荷(Andy Warhol)原本生在東歐一個貧困的移民家庭,他從小就體弱多病,健康狀態很不理想。這樣的他為了實現成為畫家的夢想,隻身來到了美國紐約,但如何填飽肚子卻是個大問題。當時他決定去雜誌社幫忙打工畫插畫,但是卻處處碰壁。無意間他從某份流行雜誌中得知鞋子設計師的職缺,於是他卯起來不斷作畫,拎著作品集就去應徵了。這件事讓他的人生漸漸走向以藝術為生,後來他打破了藝術與工業之間的界線,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藝術世界。即使現在他已離世二十幾年了,我們還是可以在大街小巷看到他的作品。

妳需要投身實戰的勇氣

談到夢想,很多人第一個會想到讀書或留學,但實際上擁有實戰的勇氣才是最受用的。

理工科畢業、在資訊通訊業累積一番經歷的B,到了三十歲突然陷入對未來工作的苦惱中。雖然現在的工作也很好,但這個職務並不適合做到四十歲以後。她希望藉由深造來克服她在工作上遇到技術上的不足,也想一輩子投身於這個領域中。於是她決定去海外留學。

但是周遭所有的聲音都極力地挽留她、替她擔心。有人說要去就應該趁大學畢業年輕的時候去;有人問她好不容易在不錯的工作上有些成就了,怎麼會這樣想不開?還有一大堆人告訴她殘酷的現實──妳年紀不小了,回國後很難找到工作。不過B出國求學的目標和目的都非常明確,所以她毫無遲疑地離開了,在國外盡情地學她想學的東西,終於學成歸國。她進入一家優秀的公司擔任首席研究員,之後利用她累積的人脈和經驗自己開了公司。她實現了她的夢想,順利投身於自己喜歡的領域,並在這個領域長久耕耘下去。她想要對那些準備出國留學的三十歲晚輩們說:留學最棒的時期反而是現在。

「妳知道百分之八十的留學生都在煩惱什麼嗎?那就是『我要讀什麼?』學習並不是人家告訴妳要學什麼,而是得靠自己找出想學的東西。所以說很多大學生一畢業就理所當然往研究所念上去,他們常常連自己真正想讀的東西都不知道,三心二意、徘徊不定,把時間都浪費掉了。而擁有明確的目標、念對東西的人反而是少數中的少數。我在實務經驗中清楚體認到自己的不足,也因此我不再徬徨遲疑,最後才獲得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最近博士生變多了,出國留學的人更是不勝枚舉,所以留學已經不能為妳的經歷加多少分了。雇主自己也很清楚履歷上的留學二字可能只是漫無目的跟風出國、千辛萬苦才獲得的學位,甚至可能根本連學位都沒拿到。但是如果這個人出國是具備充足的動機、為了學習自己必要的知識的話,結果就不一樣了。因為這是強化自信、培養更廣闊的視野、深化自身力量的契機,而非只是硬把「履歷」塞滿滿而已。面試官通常一眼就能分辨出來對方是不是這樣的人。

人們常以為環境是影響夢想實踐與否最重要的因素,當然我不否認至少環境應該符合最低條件,但推動我們向前勇猛邁進的燃料──迫切感才是更必要的。如果缺乏迫切感,就算環境再怎麼完備也不可能驅使我們向夢想前進,甚至這些外在因素最後還會成為一種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