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市長參選人在公開場合說出「我是台灣最聰明、最認真、最用功的人」,縱然他想要凸顯對手的輕敵,彰顯自己的爆發力。但潛台詞是,旁邊的人都比我笨?是這樣嗎?

柯文哲隔了一天就道歉了,承認自己的失言,他說,這樣的說法太極端,但自己還是一個聰明、認真、用功的人。

突然想起來,也才剛過不久,一個18歲的少年熱熱鬧鬧辦了攝影展,他的眼睛裡充滿熱情,談話中淨是率真。來訪的客人年紀比他大不說,基本上就連生活經驗的累積,也應該是有一段差距。這位熱情的少年談到自己的作品,口沫橫飛,說著自己的耐性、獨立和熱心公益,卻也讓人捏把冷汗。

不只是少年,包含學校老師、爸媽或是攝影老師,都是用一種驕傲無比的眼神看他、談論他,老師說獲獎無數、熱心公益的他是學校的驕傲,攝影老師說,這比嫁女兒還要開心,爸媽用一種滿足的眼神,緊抓著相機捕捉每一刻。

少年很感恩,一接過麥克風要講話,就淚如雨下,無法自己,他說,要不是有爸媽支撐他的夢想,讓他買數十萬的相機、讓他可以到處去拍想拍的,給他最大的自由、最強的後盾,成就今日的他,而他也已經決定要當一個公益攝影師,因為錢不是最重要的。

突然間,我看到了兩個模糊影子的交疊,一個社會對一個個體的關愛至此,讓一個人膨脹成200公分高。一個同樣也是看著這一幕的前輩說,這不就是人生勝利組的相互加冕?

是啊,醫生、公益、獲獎、台北市長,外界單純直接的觀念,都會把這些標識歸為人生勝利組,不只是單純你的出身,更包含你的努力,白手起家的你獲得現在的成就,就可以自詡為台灣最聰明、最認真、最用功的人嗎?不正是凸顯了自己的渺小和無知?

所幸,我們都還有反省的能力,和成長的時間。聰明的人,快清醒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