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無強大的計畫和重組的資金,2015年後發展日程目標就無從實現。官方發展援助每年大約有1,300億美元;儘管外國直接投資和投資組合流入也可以説明窮國,但必須找到新的發展融資源。

全球金融市場,有一個沒有得到充分開發的資源--僑民融資。所謂的僑民融資,是由海外工作的本國人,寄回給家庭和朋友的僑匯和儲蓄。挑戰在於,如何高效地讓這筆收入流動起來。

全世界有2.3億移民,比世界第五大人口過巴西的人口還多。據估計,他們每年能賺取2.6兆美元,比世界第六大經濟體英國的DGP還多。這筆收入中很大一部分,是在東道國被課稅和消費掉了。但是,假設儲蓄率為20%(接近於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準),那麼每年的僑民儲蓄將超過5,000億美元。

2013年,全球發展中國家的移民,向母國匯了4,040億美元(不包括通過非正式管道的未報告流入)。印度得到700億美元,比該國資訊技術服務出口總值還高。流入埃及的僑匯超過了蘇伊士運河的收入。塔吉克斯坦的僑匯收入占國民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

窮國和小國的僑匯流入通常會比較大,並且往往是該國主要生命線。在經濟蕭條時期或自然災難發生初期,首先提供協助幫忙的資金,也往往是海外僑胞的匯款,在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機中,僑匯量只下降了5%,並且很快就恢復到了危機前水準。

資金回到僑民祖國後,會得到很好的使用。僑匯減少了孟加拉、迦納和尼泊爾的貧困。在薩爾瓦多,有僑匯收入的家庭,兒童輟學率更低;在斯里蘭卡,這類家庭的孩子,也更容易得到家庭教育。僑匯為醫療、住房和經商提供資金。微金融借款人,甚至可以用僑匯收入作為信用歷史記錄。

儘管,僑匯在支援發展目標方面,具有極高的價值,但必須記住,它們是私人資金,不應該作為官方援助的替代品,對僑匯課稅,也會傷害窮人,讓資金流轉入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