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頭痛事件,意外引起激烈爭議。他頭痛,上網問說有沒有辦法,看讓他以先回台後補件的方式入境看病。吵了半天,法律問題看似有解,他總算拿到回美證,可以入境台灣了,但道德爭議卻似乎無法善了。

一開始大家吵王丹有沒有健保資格問題。什麼外國人不該享用健保啦,只工作兩三年交個錢就享用健保不公平啦!吵了半天,但丹丹就是有健保,不給他看,像話嗎?錢都交了,是當人孝ㄟ?之後就漸漸不吵這個了。

接著又爭他是不是關說。在臉書上發文啦!施壓台灣政府啦!一個外國人怎麼可以施壓臺灣政府啦!小弟從事政治公關業務這麼久,還真的是第一次碰到外國人臉書發文就可以產生關說效果的實例,或許以前還真的有(比如說某些新加坡人),那就是我才疏學淺了。

關說是要向王金平那樣打電話去喬啦!而且沒那種身份的人,你還喬不動咧!王丹就算有一堆國內有力人士的朋友,那也要這些朋友打電話去喬,才叫關說,而且你要罵的是這些跑去關說的朋友,你罵王丹幹嘛?「驅使朋友關說罪」?靠夭這是什麼東西?臉書公開對不特定對向發言,這當然不是「非法請託」,連請託都算不上,請託是要有人拿著他的東西去公家機關啦!

接著就爭是不是特權。說他搞人權,搞自由平等理念,所以不能主張特權。啊那什麼是特權?很特別的權力?和別人不一樣的權力?今天他搞的算是特權嗎?他是爭行政上有沒有裁量權可以讓他先入境後補件,又不是要你直接放他進來,在機場走神秘通道通關,入住飯店還有人會幫忙清除其他房客。

有沒有這種彈性空間?就有或沒有嘛。沒有就算了,是能怎樣?「沒有」卻還能「怎樣」的才叫特權。他有要你「沒有」又「一定要有」嗎?問一下就特權?

那我下次去機場問一下:「我想走張志軍的通道可以嗎?」啊我也變特權?要海關說不可以,我打一通電話後就變芝麻開門可以走通道,才叫特權。

所以王丹如果說「嘿我想回來,但我沒有證件。」入出境管理局說不行,但海關接到神秘電話後直接放他進來,這才叫特權。現在是這樣放他進來嗎?

沒特權了,接著又吵態度問題,禮貌問題,語氣問題。

「王丹講話的語氣就是怪怪的,我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如果要拜託別人幫忙,這樣的態度太高傲。」
「沒有基本的禮貌,對反對者大肆責罵,禁止發言。」
「語氣囂張!」

從道德上的直覺主義,一路變成美學批判。居然是因為美感分數被罵,那丹丹還真是活該。這些說法的問題在哪?直覺主義的問題就在於過度主觀,沒辦法跨出自己說服他人。

「我就是覺得他這樣講怪怪的。」那也是你家的事,我看來就很普通,我還覺得你的態度比較奇怪。

還有些人從這些論題中分岔出去吵「王丹主張統一,所以我們不用對他客氣」,「王丹不是台灣人,所以問題很簡單,就是以台灣法律說了算,外國人沒資格有意見」。這些流於意識形態的看法,連大學生修過通識課該有的人文素養都沒有,層次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