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天都會接觸兩百個謊言,和陌生人見面的頭十分鐘,就出現了三個謊;和另一半每相處十次,就會出現一個謊。要找到一個從未說過謊的人比登天還難,每個人都說過各式各樣的謊,也都恨透了被騙的感覺。在這充斥謊言的世界裡,我們要如何看穿騙子,讓謊言無所遁形?

社群媒體專家Pamela Meyer 研究欺騙多年,她提到人類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說謊,打從小嬰兒開始,人類就會為了獲得關注而一邊裝哭、一邊觀察大人反應。一歲小孩會隱瞞、兩歲小孩會裝模作樣、五歲小孩開始說謊不打草稿;上了大學之後,和媽媽對話的五次中,就有一次所言不實。出了社會之後,我們接觸到虛假訊息的情況早已讓人見怪不怪,從早期騙人開啟的病毒電子郵件,到當代的詐騙簡訊和聊天室的釣魚網址,乃至偽裝親友的求救電話早已屢見不鮮了。

看穿謊言的兩大模式

雖然可惡的騙子無所不在,但Pamela Meyer指出,他們有兩種雷同的模式會露出馬尾巴,而那也是一般人難以自然掩飾的細節:

模式一:言語會露餡

1.過度堅絕否認,話說得多又長:說謊者偏好以像發表官方聲明似地把話說完整,而非像口語交談時用精簡的言語敘述。
例如,小偷在面對指控時,為了隱藏情緒會較緩慢地說:「我沒有偷拿錢」;而非如清白者出於直覺反應,會立即簡短否認說:「我沒拿!」。另外說謊者為了增加可信度,也常會在言語中加上一些過於強調的字眼,像是「老實說」、「事實就是」這種為了更具說服力而加入的修飾語言。

2.極力切割關係:說謊者習用使用把關係拉遠、避免顯露交情的詞彙,深怕沾上一點邊就會被看穿。
前美國總統柯林頓在緋聞事件真相大白之前便在記者會上極力否認,並稱呼對方為「那個女人」,而非用同事關係慣用的姓名來表示,儘可能和對方撇清關係,避免露出任何可疑的跡象。

模式二:身體會說話

1.上半身僵硬:我們總以為說謊者會不敢直視別人的雙眼,但其實為了更具說服力,他們會過度直視你的雙眼。

2.皮笑肉不笑:真正的笑容可從眼角分辨,虛假的笑就像打了太多肉毒桿菌那樣,只有雙頰移動,眼角未露出自然微笑的魚尾紋。

你以為騙子習慣閃躲目光嗎?其實說謊者為了說服力更會直視雙眼...
來源:TEDxTaipei

考一考:哪個是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