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大氣爆進入第4天,肇事元凶算是釐清,李長榮化工難逃責任。雖然目前重點仍放在救傷、安置,但高雄市很快就要面對一個難解的議題:就業與安全的兩難矛盾。

氣爆讓民眾發現、也警覺到住家的地下,竟然埋藏著如此多有危險性的管線,那些有爆炸、燃燒、致命的氣體與液體,每天在自己住家附近的地下流動。縱然業者強調良好的管理可避免一切意外,或是業者舉出數據指肇事機率極低,仍難化解民眾的驚恐。

甚至,業者提出「先到後來」論,指管線埋設存在於先,民眾入住在後,因此不能「乞丐趕廟公」,也沒有大說服力與意義了;現在也不可能回顧追究當年地下既有如此多有危險性的管線,為何都市計劃仍讓這麼多民眾入住。現實上,對這些民眾而言,就是有如居住在一顆不定時炸彈上,「良善的管理」不會是民眾能接受的解答,要求遷移管線的呼聲必然會日益升高。

簡單的說,為民眾居住安全計,管線與住家分開勢在必行,要嘛遷走民眾,要嘛遷移管線;但單單是一條丙烯管沿線的居民就超過70萬人,因此答案不言可喻,當然是移除管線。但問題是管線佈設30多年,高雄市的發展,其實已讓管線「無處可移」,結果就這些工廠很可能要走上關廠之路。

但問題是高雄是台灣的石化重鎮,完整的上中下游石化產業,同時提供了全國的產業需求與經濟支撐;即使不談對全國產業與經濟的影響,單以高雄市而言,石化產業為高雄提供了30-40萬個就業機會,少了這些就業機會,那些從業人員的生計同樣受影響,高雄經濟亦大受打擊。

很快的,包括中央的經濟主管單位經濟部,及高雄市政府,甚至包括高雄市民,都要面對這個就業機會與居住安全的矛盾拉扯中。

在兩個極端中,是否有其它答案與出路?有,仿效新加坡的石化專區作法,把上中下游集中到專區內,不要再讓工廠與都市雜處、管線在住家地下四竄。台塑六輕雖然爭議不小,工安與污染問題亦讓居民抗議不斷,不過至少是把所有的工廠、管線─當然也包括風險與危險─限定在專區內,民眾居住的安全不受影響。

但這也可能是一個不切實際的答案,撇開整個計劃及遷廠的高額成本不談,從國光石化計劃胎死腹中來看,台灣社會的環保團體,雖然容忍了已成既定事實的石化產業存在,但卻難以接受設立新的石化專區。不論如何,政府與社會都必須面對這個就業與安全的矛盾與拉扯;鑑於其對台灣與高雄地方的產業與經濟,都有深遠的影響,政府是該及早思考因應。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台灣社會再度發揮展現健忘症,事件發生時,全社會關注、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信誓旦旦要改善,但熱頭過後就擱一邊去,問題還是未解決,大家照樣過日子、廠商繼續混、繼續賺錢,大家拚「八字硬不硬」,祈禱不要再發生意外…………。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