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世界從網際網路泡沫破裂後的廢墟中復興,並且開始以更冷靜的目光,看待網際網路的潛力。儘管投機的貪婪和對「錯過」的恐懼誇大了短期展望,但網際網路廣闊的長期前景,從未受到過懷疑。

我和其他樂觀經濟學家都認為,自由資訊和通信,將開啟一個生產率迅速增長、福利迅速改善的時代,所有人都能或多或少地從中獲益,不管他有多少技能和財富,有怎樣的社會背景。

我們是對是錯?

從很多方面看,資訊和通信技術革命,所帶來的東西超過了預期。對許多人來說,數位時代真正令人驚奇之處,在於它創造了一個平行宇宙。任何人,只要擁有一台電腦和網際網路接入,就可以與虛擬朋友對話(或談論虛擬朋友);就可以見證可能發生,也可能沒有發生的重大事件;就可以在無比複雜的虛擬世界中玩遊戲。

網際網路創造了一個幻境,任何人都可以走進其中,任何對這一價值嗤之以鼻的人,都應該想一想,從荷馬在篝火旁吟唱阿基里斯(編按:古希臘神話和文學中的英雄人物,參與了特洛伊戰爭,被稱為「希臘第一勇士」)的傳說開始,夢想就一直是我們的快樂和靈感之源。

但網際網路的好處,並不局限於線上上工作或遊戲的人。

任何人都在某種程度上獲得了好處。你可以去一下沃爾瑪、好市多等全球各地的超市,比較商品價格、品質和種類。我們的生活遠比從前更美好,這主要反映了全球供應鏈的快速發展,對客戶偏好的即時監控,讓位於地球另一端的製造商,立刻就能知道應該生產什麼、何時生產、生產多少。

遠遠不止這些。

網際網路甚至讓客戶共同為他們自身設計產品。新的基於網路的平臺,讓普通人——沒錢也沒有特殊技能——共用汽車、閒置房間甚至DIY工具,從而對全球公司的主導構成了挑戰。物聯網正在將家用物件,如恒溫器,與網路連接起來,讓所有者節約成本甚至降低碳排放。

但我們仍然要問:真是所有人都從新經濟中獲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