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石頭:吳哥窟、微笑少年和一場午後的夢
照片提供:五月天/石頭

難得的假期即將接近尾聲,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安排好的旅程成行,目的地是柬埔寨暹粒市旁的吳哥遺跡,我非常幸運的能夠目睹到一個偉大文明的曾經,但是遺跡畢竟是不會動、不會說話、沒有生命的,離開吳哥之後,我是否可以從他們的存在聽到或是看到什麼呢?

吳哥旁的暹粒市相對于遺跡有著千年後的進步,但以世界上其他大城市的觀點來看,還有著許多進步的空間。這裡少了連鎖商店、高貴名車、精品服飾、華麗招牌、忙碌疾行的行人與遊客,生活卻也相對的簡單,傳統市場裡新鮮的農作魚肉、道路兩旁維修販賣機車的商家、各式工匠的小店鋪,就可以維持他們每日的生活所需。暹粒人或是柬埔寨需要的,也許就是像這樣平靜的生活。

這趟的旅程有位當地導遊Lina陪伴,是生活在柬埔寨的第四代華人,一路上除了聽她說著所有遺跡的歷史與故事外,還有近代柬埔寨的歷史,『那是一段殘忍不堪的過去』,她說。

她父母的年代正好是在赤柬(註1)執政的時期,每天都生活在恐懼當中,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恐怖的極權迫害,造成全國死傷百萬。當時赤柬在邊境設置了許多的地雷,不但防止他國入侵,更是為了防止人民逃走,但許多鋌而走險的人不是失去性命,就是失去了肢體。而那些為了權力埋下的地雷並未因權力的消逝而消失,千萬顆的地雷,至今還深藏在邊境的各個角落,在一個千年之後,人類又將如何面對這樣看不到、深藏在土裡的『遺跡』?

在她導覽的吳哥故事當中,原先建造吳哥的王朝因為戰爭而遷往他處,放棄了百年的古城,任憑這城市在叢林中傾頹。人民的房舍與君主的王宮早已風化,只留下這些神佛的住所,幾百年後,才借由周達觀的真臘風土記(註2)重現在世人面前,但如果這偉大的吳哥城裡的人們沒有遷移,沒有為了戰亂而放棄既有的文明,這個古城是不是會成為東南亞的希臘或是羅馬那樣的輝煌?這地球上已經有了這麼多歷史可以證明戰爭對人類的傷害,為何我們卻還不能停止這些苦痛?

三日旅程當中的一個午後,Lina安排了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薩湖的行程。我問她最大有多大?她說雨季時湖面長四百多公里,震撼了我,臺北到高雄才三百四十多公里,也就是雨季時這個湖幾乎可以淹沒整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