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關心中職黃會長下台之後,中職會有什麼影響。

黃會長的辭職函雖然自述沒有貢獻,但大家都清楚這是謙稱。他的貢獻比歷來所有會長都來得大。他讓中職穩定度過上一階段困頓期,協助兩支球隊轉手,有效主導了以中職為主體的國家隊編成計劃,推動一些賺不了錢但具有理想性的賽事。

這些舉動一方面對抗中職的舊有保守力量,也讓長期以賺錢為要務的棒協相對難看,甚至還以這種道德優勢拉動、促使棒協開始「裝效維」的搞起一些較具理念性的賽事。

當然,他的下台和轉播權的紛爭有關,他想打破傳統中職轉播權的壟斷結構,只可惜他並沒有獲得足夠的奧援,就冒險發動大規模的商業計劃,足證他的確是商場征伐的外行人。

他最後因為傳統利益集團的反撲而下台,雖不到走得難看的程度,但的確可惜。依照中職前二十年管理階層的厚顏標準,這種狀況只要裝死一下撐過去就好,只可惜學者臉皮薄,了然。

我個人對中職的研究專長是職棒放水,純就這點來看,黃會長的下台會有什麼影響呢?

我認為大約從現在開始的3年間,會是放水案發生的高危險期。從過去的歷史可以發現,職棒放水和中職的榮枯相關,大約在中職進入復甦期的兩三季後,就會發生放水案。

原因很簡單,當職棒沒人看的時候,球迷少,投注資金少,無法支持一個打假球的產業存在(可能有零星的,但沒有常態存在),而要有常態的放水,才較可能被司法單位抓到。所以當職棒復甦,賭資回流,賭局常開,黑道常駐,放水叢生,最後才會有露馬腳被抓到的。

其實依過去經驗,現在已經是放水案發生的臨界點。之所以沒有發生(指沒被抓到),我認為可能和一些外在環境改變有關,包括球迷結構改變(多出來的是過去不看球的人,特別是Lamigo),司法相關作為的調整等等。

就內在條件來講,我認為黃會長的行事風格,也影響了放水案的內部成因。他堅持一種理想性與道德高度,這會逼使球團和球員有某種自我要求。此外,他在審酌新球團時抱持較審慎的態度,也建立一個具監察力的聯盟主體,這些都可能是控制放水問題的間接影響因子。

那他下台之後呢?

雖然不到一下台馬上就全聯盟同步墮落的程度,但如果將來的會長只是個普通政商界阿伯,那就可能再次引進背景有問題的球團經營者,或是對於球團與外界的「交流」抱持不在乎的立場,這就有可能加速放水周期循環的速度。

如果新會長是各球團喬出來的弱勢個體,沒有實權,那他也將失去監管各球團的道德制高點。在轉播權爭議的刺激下(請注意台灣各地有線電視業者的背景),各球團可能更走向商業利益而忽略道德責任,這都可能推升職棒放水案再次發生的機率。

事情真有那麼悲觀嗎?我認為這不是悲觀不悲觀的問題,這是中職主事者選擇的道路,他們永遠都認為「出錢的最懂」。旁人講啥也沒鳥用。

所以,事情該怎樣,就怎樣。

發生放水案也好,「正常能量釋放」,而且這樣我就有新的研究個案了。

本文獲「人渣文本」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