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CD經合組織的國際學生評估計畫(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簡稱PISA),致力於建立一個評估體系,希望藉由這個體系,找出現代學生應具備的學力和知識。為了建立PISA評估體系,OECD集中了全球決策者、教育者和研究者,討論若要在當今世界中成為成功而負責任的公民學生,需要哪些知識,以及如何發展更高效、更包容的教育體系。

有些人說決定PISA結果的變數,是一種太廣泛的組合,這些因素之間缺乏關聯,另一些人則認為,把不同語言和文化背景的學生,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比較,天生就不合理。當然,比較國家間的教育決非易事,但多年實施結果證實,PISA仍是國民教育體系的決策者,最有用的工具。

PISA出現前,許多政府都宣稱它們管理著世界上最成功的教育體系,並認為它們已經採取了必要措施,糾正教育體系中的缺陷。PISA評估可以讓國家找出其教育體系的弱點,從而有助於確保決策者認識問題,並尋求改進。

無疑地,PISA給政府和教育主管單位,增加了更多責任,這有助於刺激他們行動起來。教育體系開始互相取經如何應用課程、教學和數位資源方面的創新;提供個性化學習體驗,以盡可能提供學生成功的機會;同時協助老師應對教學所面臨的多樣性。

PISA立是一種全面評估的指標,因為在當今全球化的世界中,學生必須能夠與來自多種背景的人合作,接受不同的思想、觀點和價值。為了讓學生獲得最大的成功機會,教育必須讓他們準備好處理超越國界的問題。

但PISA最重要的結果,還是在國家層面,因為它啟發了創新,擴展了國家內部的教育前景。芬蘭、日本、中國和加拿大等多樣化的教育體系,此前極少會有決策者關注,現已成為卓越教育表現的全球模範,有助於其他國家設計有效改革。

在2000年發佈的首次PISA評估中,巴西教育體系表現最差,當然有人質疑將新興市場與芬蘭和日本等發達國家相比較是否公平。但巴西隨後奮起直追,在改進教學品質方面做了大手筆投資。如今巴西已是全球教育體系進步最快的國家。

德國也是PISA的受惠者,當德國發現其PISA表現不及全球平均水準,並且存在巨大的教育社會不公,就展開了為期幾個月的公共爭論。受到刺激的政府,採取了支持弱勢和移民學生的措施,並讓早教成為德國教育政策的推動力。如今,PISA報告確認德國教育體系的品質和公平性,有了重大進步。

即使在全球表現最好的教育體系,PISA也有助於指出改進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