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有物報告有物報告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日前在網路上拜讀到東西全球文創集團執行長李冠毅前輩的文章「當對岸已將上海時裝週推向國際,台灣官方的外行人只會辦些『自慰式的活動』來消耗預算」。相信許多為了台灣品牌打拼的大、小企業,團體或個人,看完必定痛哭流涕,高呼:「不要這麼專業好嗎?」。

例如這段:

『一大筆政府的預算,就這樣如同舉辦流水席一樣。宴席結束後,除了自我安慰,似乎沒有任何宣傳效果…還有其它更黑暗的內幕,說出來除了讓人灰心之外,也於事無補。只不過,就是以前這些旨要在推動時尚和創意產業的官方機構,留給我這種不專業又浪費金錢的負面印象,讓我對於帶有官方色彩的組織有所存疑。』

這篇文章在我心中產生的共鳴實在太強。我曾投身於政府總是掛在嘴邊的文創產業。本著業務行銷的專業以及經營全球品牌的經驗,我從品牌、展覽以及預算三個層面,在這個時候我突然就夢到(喂)與大家分享官員們的荒誕行徑。

品牌:產品價格高不等於高品牌價值

身處設計產業的人都知道,每次台灣的類官方單位帶領相關文創、設計業者到國外去參加展覽,目標永遠都是「產值」。而且還是一次性的產值。每次展覽後的官方新聞稿也都會大肆強調其產值多高,訂單有多少,打破去年的產值記錄達到XX億。

為了達到這些目標,單價極高、產量極少的奢侈品品牌就會成為這些類官方從業人員「達陣KPI」的樁腳。

這些高價奢侈品品牌,僅有金字塔頂端20%才有能力購買,真的對於台灣國家品牌有幫助嗎?我們從每年Interbrand所發布的世界百大品牌排名來看看,到底什麼品牌可以登上世界百大。

如果你認為最有價值品牌都是些奢侈品、高價品,那就大錯特錯!其實世界百大品牌中絕大多數都是科技品牌、吃得起的麥當勞、買得起的TOYOTA,或是便利商店隨手可得的可口可樂,還有ZARA、H&M這種平民服飾。

那知名的精品、奢侈品呢?

最有價值的奢侈品品牌,是LVHM集團的17名。而且其跟愛馬仕(Hermes)比起來,其實LV的價格還矮了一大截。前50名內只有另一個Gucci在38名,其他官員們耳熟能詳的精品,都在50名甚至100名之後。

但殘酷的是,其實全世界有能力購買這些精品,或是對這些精品有需求的人真的不多。法藍瓷、琉璃工房或是3,co的作品都非常的傑出,倘若政府要推廣的是「台灣設計」,絕對不能只侷限在這些只有極少數人會去購買的奢侈品。

例如北歐的設計力廣為人知。但如果IKEA家具或是H&M,或是定位稍高一點的Bodum、Iittala這樣的品牌,價格是一般人無法入手或非生活中必要的器具用品,要如何讓更多全世界的人感受到「台灣設計」的精湛?

譬如泰國最出名的設計品牌Qualy以有趣的生活用品早已銷售至全世界每個角落,虜獲許多消費者的心。泰國平價皮件Labrador近幾年也在全球市場屢有斬獲。同樣是亞洲國家,同樣是新興設計,台灣與泰國同樣沒有太長的品牌歷史。泰國卻能夠透過價格數百元的設計商品,將泰國設計傳達到一般平民的手中與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