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調查青年薪資問題,結果很悲傷,6成不到30K;但同時我們看到台灣成為包括中國在內的亞太國家最愛的人才庫。這之間顯露的就是國內專業人才市場價值的低估,及因此導致的企業競爭力下降的危機。

台灣的青年低薪資問題─或是說普遍的低薪問題─大部份人已知之甚詳,監委引用的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資料顯示,青年月薪不到3萬元者有123萬人,占青年的比例是超過6成。

比較「驚悚」的是監委引用研究報告指出,長期低薪加上鄰國挖角,預估到2021年時,台灣會因人才外流與無法吸引到國外人才進入,而成為全球人才最缺乏的地區。

這個驚悚的結果,不在未來,而是正在發生。台灣不僅是中高階人才被挖角外流而已,專業人才─包含科技軟硬體、工程師、醫療、教育、行銷、財務─連飛機機師等專業人才都在外流中。

人才外流最重要的2個原因,第一當然是薪資差距大,第二則是舞台大小不同。長期以「cost down」為競爭與生存要件的台灣企業,面對人才外流潮,許多企業的反應,不是提高薪資、給予人才更大空間,而是抱怨、抱怨、再抱怨,加上要政府以法令限制人才挖角。

許多企業時常抱怨台灣人力資源的學用落差、怨恨難有適當好用的人才,但我們看到的是台灣的專業人才不斷被國外挖角,而且時常出現整批、整個團隊被高薪挖角,顯然台灣不是沒人才,而是企業不識貨、不會用,或甚至刻意壓低市場價格。面對海外挖角,企業既不檢討企業管理問題,更不願高薪留人,反而是要政府訂法令,「遏止惡性挖角」。

10年前,韓國三星要發奮追上日本,他除了到全世界挖掘人才外,也以高薪請來日本工程師,每個假日飛到韓國「指導」;更砸重金培養自己的人才,除了給予高薪外,也送出國進修。去年,三星及樂金、現代汽車、起亞汽車等大型企業,員工平均年薪(注意,是“平均”值)已至300萬台幣左右;韓國大學畢業新鮮人的起薪是台灣的2.6倍了。

近年則是屬於後起正在追趕其它國家的中國企業,對人才的投資、高薪對外挖角,毫不手軟。不僅中國本地員工的薪資每年二位數成長,為了縮短學習曲線,中國企業的對外挖角亦堪稱大手筆。國內不少挖角案例都傳出是「等值人民幣挖角」,即使傳聞稍有誇張,但以倍數薪資挖角當無疑義─幸或不幸的是,語言、文字、文化相通的台灣,就成為中國企業挖角的重要對象。

台灣企業既不願砸重金培養人才,只是抱怨「無才可用」;面對挖角又無意高薪留人,只想政府用法令與罰則留人,最後只能坐視人才出走,企業競爭力、創新能力江河日下。在此情況下,企業又更加苛扣,以求擠出利潤,結果人才可能流失更多,就這樣陷入一個惡性循環中。繼續這個循環,台灣確定很快就要成為人才荒地區,企業的競爭力也必然沈淪。

要打破這個惡性循環,無法靠政府力量,只能靠企業的覺悟,但企業會覺悟嗎?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