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瑪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讓資本積累與不平等性的關係,成為經濟爭論的中心。皮克提的觀點如此特殊,是因為他堅持認為,資本主義走到了重要轉折。這一論斷遵循了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早期偉大經濟學家的傳統。在這個資訊速食時代,他寫出了一本厚達近千頁的暢銷書。

本書是皮克提和包括牛津大學的阿特金森(Tony Atkinson)在內的學者,多年苦心研究的結果。其中包括一些「大數據」,特別是如何測量英國資本收入的問題。但他們所識別的長期趨勢——美國和其他主要經濟體,收入分配集中到最頂層,是不容置疑的。

回報遞減定律讓我們知道,每一新增單位資本的回報,是遞減的。皮克提結論的關鍵是,最近幾十年來資本的遞減(如有),遠遠低於資本成長速度,從而導致資本收入占比上升。

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將讓富人賺走更多錢

在個體經濟學中,這一現象發生於生產函數的「替代彈性」大於1時發生:資本可以用勞動力不完美地替代,但回報率下降幅度很小,因此資本占比,會隨著資本密集度的增加而增加。桑默斯(Larry Summers)最近指出,在動態環境中,如果你考察折舊的淨回報,會發現替代彈性大於1的證據很弱,因為折舊會隨資本存量的增加,等比例地增加。

但傳統替代彈性測量,是在一定技術知識狀態下,得到的結果。如果發生節約勞動力的技術變化,隨時間發生的變化,就發生高替代彈性情形。事實上,在幾個月前,桑默斯本人提出了一個改進的生產函數公式,該公式區分傳統資本(K1,在某種程度上仍屬於勞動(L)的互補要素)和新型資本(K2,是L的完美替代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