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的住宅區,一位警察駕著警車沿街巡邏。他發現路燈下有黑影晃動,看起來像是個醉鬼,於是警察上前盤問:

警官:這位先生,請問你在這兒幹嘛?
醉鬼:我在找鑰匙,剛剛開門時不小心掉了。
警官:你把鑰匙掉在路燈下了?
醉鬼:不是,鑰匙掉在門口旁的樹叢裡!
警官:那你為什麼在路燈下面找呢?
醉鬼:因為這裡光線比較亮啊~

這笑話是老梗了~但這種笨事最近還真的發生在我周圍。好啦,其實是我自己。

我家客廳有座頂燈一直有問題,每次換上新燈泡,大概撐個一兩周就不亮了。燈的位置很高,換燈泡很麻煩,還要去跟管理員借大梯子,所以那座燈在大多數時間都是裝飾品。我也不是沒有努力過,我買過數種不同品牌的燈泡,傳統燈泡、省電燈泡、LED燈泡、還有各種瓦數我都試過了,但就是修不好,亮個幾天就掛點。

說到這裡,你大概已經猜到了,應該是燈座本身有問題!其實在換第17顆燈泡的時候我就想到了,可是,連爬上去換燈泡都嫌麻煩了,要把整個燈座拆下來檢查更是超過我的極限,就這樣,一個月…半年…一年過去了,轉眼間,那座毫無用處的頂燈(外加一顆焦黑的燈泡)就這樣掛在客廳超過了一年半!

上個月因為家裡要請客,在老爸的半強迫下,我只好和這座燈進行最終對決!我和老弟花了好些工夫把整座燈罩拆下來,果不其然,裡面的線路因為過熱都糾結在一起。我們把接頭的部分送回燈飾公司修理,三天後拿回一個新的接頭,裝回去,一切OK,吊燈好美,客廳好亮,而且燈泡再也沒壞過。

這次事件讓我不禁反思,這樣一件雖有點小麻煩,卻不至於極端困難的事,為什麼我竟拖了一年半之久,這段時間iPhone都出兩代了!我寧願每天忍受昏暗的客廳,寧願燈泡一個接一個地換,就是無法一鼓作氣地把問題解決。更別說,我老早就分析出是燈座出了問題!

我想起Joe在「如何有效地自我改變」那場講座說的,我們心裡其實都住了一個「精明的自我」和「理性的自我」,理性的自我老早就告訴我們問題的根源,也知道正確解法,但精明的自我卻引導我們走向一條「比較不痛苦的路」。就像我沒隔幾周就要擬定一次的減重計劃一樣,雖然明知維持好身材的效益,但看到季節限定的芒果霜淇淋,還是不爭氣地屈服了。那個「精明的自我」知道,節食既辛苦、又耗時、而且未必會成功,但美食卻能帶來立即又確切的快感,「小確幸」再度「大勝利」,主導了當下的決策。

又想起賈伯斯的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其中的foolish或許就是提醒我們,別事事想走捷徑,因為真正重要的大事,捷徑往往並不存在!

過往找我們討論人生問題的朋友,也常見「燈光下找鑰匙」的迷思。

一位二流大學畢業的小朋友,工作了兩年,覺得自己受限於學歷在職場難有突破,來問我是否該出國深造。因為他家境尚可,人也聰明,我鼓勵他出國念個碩士,順便開開眼界,但他卻面有難色,一下說碩士已經太多,一下擔心自己語言能力不夠,扯了半天終於問我:出國「遊學」是否對職場也有一些幫助。我終於意會過來,原來他心中早有定案,與其說是徵詢意見,根本是來尋求支持,找我背書的!本著良心,我告訴他,多數人遊學後不但對職場發展毫無幫助,甚至連英文都沒學好,畢竟跟一群都是非英語系國家的學生鬼混,能有多少進步呢?想讀書就好好申請學校讀個學位,想玩就乾脆當個背包客,好好體驗風土民情還更有價值。但他聽完後一臉落寞地走了,最後聽說他還是出國遊學好幾個月,回來繼續做著差不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