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前,蒐藏品拍賣商佳士得(Christie)在紐約售出總值7億4千5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220億元)的戰後和當代藝術品,創下自家拍賣史上最高的價格。最高價的成交商品包括紐曼(Barnett Newman)、培根(Francis Bacon)、羅斯科(Mark Rothko)和沃荷(Andy Warhol)等人的作品,每一件都在6千萬美元以上。據《紐約時報》指出,亞洲蒐藏家在競價中大出鋒頭。

有些作品並不美
卻被當成股票或金條投資

毫無疑問,有的買家把蒐購藝術品當作投資,就像股票、房地產或金條。為此,他們付出的價格是高還是低,取決於他們判斷未來市場願意為這幅作品出價多少而定。

但是,如果不是為了潛在利潤,為什麼會有人願意花幾千萬美元買藝術作品?我認為,它們既不美,也未能表現出高超的技藝,甚至也稱不上個人代表作。你若將「Barnett Newman」當作關鍵字上網搜尋,可以看到,他的很多畫作都採用細線分隔的縱向色條,好似紐曼一有想法就喜歡嘗試它的所有變化。在佳士得的拍賣會上,有人花8千4百萬美元買了這些變化中的一幅。

十年前,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花了4千5百萬美元買下杜奇歐(Duccio di Buoninsegna)的《聖母和聖嬰》(Madonna and Child)畫像;幾年後,我在著作《你能拯救的生命》(The Life You Can Save,暫譯)中指出,購畫出資者有更好的方式花掉鉅款。現在我仍持有這一觀點,但大都會博物館的《聖母和聖嬰》是七百年前的名作,而且杜奇歐是西方藝術史關鍵轉型期的重要人物,甚至傳世作品非常稀少。紐曼和沃荷卻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