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歐盟和美國,正在緊鑼密鼓談判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TTIP),鑒於兩大經濟體規模合計超過全世界GDP的50%,同時佔有全球貿易總量的三分之一,談判涉及的利益巨大,必須確保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惠及大西洋兩岸的消費者。

雙邊貿易協定,最近在各國間熱列展開。歐盟和加拿大,最近簽署了一份全面經濟貿易協定,該協定,被視為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的基礎。

這種情況並不令人驚訝。世貿杜哈回合談判無疾而終,而去年在峇里島達成的協議,儘管被吹捧為成功的範例,卻僅僅起到加速關稅徵收的作用。

隨著貿易談判轉趨熱絡,更多的問題也開始浮現。以肉雞不同處理方法所引發的分歧為例。美國用氯化水來洗滌雞肉;而歐洲則在肉雞屠宰之前餵食各種抗生素。歐洲生產商指控,美式做法對消費者不利,但這種說法,只能用「荒唐」兩個字來形容。

現實狀況是,美國消費者保護,比歐盟更加嚴格完善,因為歐洲法院的凱西斯第戎決議生效後,所有國家適用的最低標準,由特定國家的最低標準決定。相比之下,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強制執行最高的產品標準,也就是說,在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下,歐洲消費者將以更低的價格,獲得更高品質的產品。

貿易促進的主要好處,在於使各國專注發展自己最為擅長的領域,如果德國沒有利用國際市場,其生活水準可能只有現在的一半左右。德國經濟研究所的Gabriel Felbermayr表示,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可以讓德國生活水準提高3~5%。

但上述收益,並不是沒有風險。

貿易促進的主要風險之一是貿易轉移,如果消費者節省下來的金額,趕不上國家降低的關稅,那結果,民眾福利將因此受損。

另一個潛在風險是投資保護。

比方說,歐盟設定汽車二氧化碳排放的上限,實際意在保護法、義小型車的產業政策。投資保護能限制這種權力濫用。

但歐盟中,有些國家無法履行債務,此舉可能把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變成債務責任共有化的工具。

因為歐盟範圍內的投資擔保,將會降低某個歐盟國家的借貸利率,這些國家承擔更多債務,從而在實際上中止了資本市場的自我修正機制,這會將歐債災難拖入下一幕。

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無疑在提高大西洋兩岸經濟表現方面,頗具助益。但如果允許協議淪為歐債共同化的後門,那麼這項協議就沒有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