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何是個節儉謹慎的人,存了一、二十年積蓄,太太經常念他,不趕快買房子,以後更買不起。小何從仲介公司網站與DM看了些物件,覺得想買的房子都好貴,買得起的似乎都太小、太舊或太遠。他試著向代銷公司詢問可能的折扣空間,聽到的答案多在一成左右。經過一兩個月的搜尋,七月初看到一戶打8折後2,560萬,他要非常努力才勉強買得起,但也只是勉強可接受的房子。

小何亦喜亦憂的告訴太太:「我們努力去談談看,說不定買得到。」

夜裡,輾轉難眠的小何盤算著如何與代銷公司議價。我很有誠意、太貴買不起、希望對方能夠協助圓夢…。但又想到代銷公司告訴他,折價頂多8%,總價要2,940萬。但買超過2,000萬房子,對小何而言其實已經有點緊繃,2500萬是要賣命工作才可能付得起。如果對方真的答應賣2,500萬,或2,600萬,該如何是好?

一夜沒睡好的小何,第二天下午與妻子開車前往案場,由接待人員再巡視解說一次想買的房子。他想試試昨晚思考的結論…

在實品屋精緻的沙發坐著,售屋專案親切的送上咖啡。「何先生,這房子您很喜歡吧。這是我們的價格表,您先看看。」

小何瞄了一下價格表,堅定的向專案人員說:「這個我不要看!」

小何喝了一口咖啡。「這房子我喜歡,我願意出價2,200萬。」

「何先生!」專案人員無奈地說:「您來看過幾次,相信你是喜歡這房子。但是2,700萬已經是我們的底限了。您要不要再想想?」

「沒關係,你將我的價格告訴你們經理。」

幾分鐘後經理笑臉出現。「何先生,這樣真的很為難。你喜歡這房子,也很明確給價格,真的謝謝你。」「我們非常樂意將房子賣給你。這樣好不好,我的權限到2,650萬,誠實告訴你,已經比行情還低100萬了。」

「沒關係啦,我回去等你電話,我也真的很有誠意。你再向公司問問看。」小何依舊堅定地說。

一陣扭捏的招呼後,小何與妻子驅車回家。太太疑惑但興奮地問:「這樣可能嗎?這樣有點丟臉耶,老公。」

「現在的景氣已經是買方市場,我想試試建商真正的底線。」「買得到就是有緣,一切交給老天決定。」小何的口氣中,流露著一些篤定與一些無奈。

才剛進家門手機就響起。小何舉起食指,「噓!建設公司打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