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靜靜,旅行

平生愛旅行,然僕僕風塵世界各地走了這麼多年,卻漸漸發現,我的旅行形式與目的地,隨著年歲的增長、旅行閱歷的累積,竟有了很大的改變。

過往曾經讓我目眩神馳、目不暇給的國際級繁華都會,現在不僅大多已不再能夠撩動我心,對幾個尺度恢宏、步調特別喧鬧快速的城市甚至還心生畏怯,除非工作必要,等閒不輕易動念前往。

旅行的形式,也不再非得從早到晚行程排得滿滿,什麼都想看什麼都想試什麼都想嚐,恨不能整城裡只要感興趣的景點店家全得留下「到此一遊」的足跡。

我的旅行,開始一點一點地靜下來了。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靜靜,旅行

現在,通常一年裡,會有這樣幾次「靜靜之旅」。發生的時間多半是工作忙碌煩雜到幾近滿載潰堤的臨界點,已覺無法呼吸之際,常常就會突然任性地來上一趟,彷彿叛逃一般的旅行。既是喘息一樣的短暫逃離,時間遂不能貪多,地點也無法太遠,五天四夜、四天三夜盤桓;交通上,來回一兩趟數小時飛機、最多再一兩趟火車汽車轉接,也就夠了。

當然來不及事先收集資料、也不可能有什麼太複雜的路線與行程計畫,目的地通常就是一家或許已然注意、傾心嚮往已久的旅館。這旅館,地點必然位在遠離塵囂、遺世獨立之地。最好是,汪洋海中的無人孤島,或是深山裡曠野間,甚至是嚴寒深冬裡、天地半被雪埋了,除了旅館小屋寥寥數間、餐廳一處、少少住客,便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