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打算去蘭嶼開店,惹來眾人議論。「以後穿丁字褲的老人,還能像在達悟人經營的雜貨舖那樣可以賒賬嗎?」、「捲入現代化的漩渦,蘭嶼的文化會慢慢被遺棄...」是反對當地應有小七的論點。正方觀點則是,「蘭嶼人有自己決定生活方式的權力,外人何必指指點點」等。

但在我看,正反兩方的爭辯,都是沒搔到癢處的假議題,因為,除達悟族之外,其他原住民部落早多有便利商店,也並沒因為這樣,滅絕了當地提供賒帳服務的商店;若說因此捲入現代化漩渦,那麼,亦應呼籲島上恢復秉燭夜書的生活形態。這樣說好了,如果今天是「全家」或「萊爾富」去蘭嶼開店,還會引起如此軒然大波的爭論嗎?

我認為不會。理由很簡單:因為全家不是超商龍頭,成為箭靶的機率甚低。講白話,「小七該不該去蘭嶼」的問題不是出在便利商店或現代化,而是「小七」本身!

竊以為,這場論戰的核心議題,應是「我們該如何和自己一手養大的通路龍頭(巨獸?)共處」。

換言之,小七登蘭嶼,之所以成為話題,乃因其集團兼具食品通路雙料龍頭的地位,強力召喚了本島消費者,潛意識裡頭對於便利商店愛恨交錯的集體焦慮。

這樣焦慮,來自真實存在的威脅,而面對通路霸權的威脅,日本人比台灣人更有感。

《商業周刊》1389期轉載了日本發行量最大的財經雜誌《日經》,一篇「揭開日本7-Eleven霸道真相」的報導,該文揭露日本7-Eleven通路作風強勢的一面。諸如:要求供貨商擴廠但拒絕出資、把供應商的新技術放入口袋、拆解明星產品後另找代工廠推出自有品牌商品等,全只因7-Eleven等同全日本最大型的商圈,許多明星商品都要仰賴它銷售。不只對上游供應商,在榨取加盟主的利益上,也毫不手軟。該文陳述,日本7-Eleven去年展店數居同業之冠,但手法卻是「密集展店淘汰出最佳地點,讓加盟主自相殘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