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語:

「蹲點‧台灣」活動為中華電信基金會舉辦的志工服務活動。今年總共有25組大專學生,在暑假中,到全台灣多個社區,花15-20天時間,為當地社區做志工服務及拍攝記錄影片。《商業周刊》以媒體專業從旁協助,指導學生寫作文章和提供取材建議。

這21個偏遠社區,從台中、雲林、彰化、台南、屏東、南投到花蓮、台東。多數學生在活動開始前都沒去過這個地方,卻十分渴望在盛夏去那邊服務人群,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份心力。

《商業周刊》網站將從7月9日起,編輯團隊將精選參與學生的蹲點日誌,彙編後於每週三刊登在「蹲點‧台灣」專欄部落格上,讓我們一起透過這些年輕的眼睛,看看這些同樣在台灣,你我卻都沒有機會去體驗的生活、想過的事情。

大家好,我們是來自世新的郭彥伶以及台大的蕭涵方,我們是打娘胎就認識的好姊妹,對於影像和關心土地都有無限的熱情,想要透過鏡頭記錄台灣。好好利用暑假的時間,去看見我們所不熟悉的台灣角落、去感受、去聆聽、去理解,真正去認識台灣。

我們認為,青年行動力就是不怕失敗,努力去嘗試,體驗的過程最珍貴!

看見.被特殊對待的新住民

根據新北市新住民專區網站統計到102年11月的「新五都新住民人數統計」來看,台南市新住民的人數已經高達30,324人,也就是台南市總人口數的16.1%,並持續增長中,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新住民在台灣的生活問題也隨之升高,層出不窮。

被婆婆嫌臭丟到垃圾桶的魚露,是她罐裝的鄉愁

新住民對我們來說,不陌生,但是真實看到他們的生活狀況,很陌生。所謂一般人認為的特殊,是他們的常態。我們了解價值觀的形成,環境是有絕對的影響力。

講到這裡沒有任何歧視意味,蹲點期間我們看到每個新住民小朋友、媽媽,都有他們的故事,峯秀姊(編按:台南市基督教疼厝邊全人發展關顧協會執行長)在談新住民時提到:「每個人都期望過更好的生活,也都可以去追求它。」這句話我想了很久,在現今台灣社會裡,外籍新娘、新住民、新臺灣之子等名詞,都帶了點「負面」意思,這些都取決於台灣人的價值觀,我很不解的是,對於東南亞新移民,特別是到台灣組家庭的人,彷彿是犯了什麼樣的滔天大罪,莫名其妙在生活上矮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