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有物報告有物報告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交通部挑軟柿子吃

日前1,200名計程車包圍交通部,癱瘓仁愛路,抗議現行計程車規範的種種缺失。其中,計程車司機最引人注目的主張,是抗議叫車程式Uber「搶計程車生意」。

抗議之後,交通部馬上回應:為保障計程車運將的生意,將撤查Uber是否違法,以及該如何取締開罰。

但交通部這種「我會幫你找碴」的態度,其實最糟糕。因為運將們提出的多個訴求中,交通部僅選擇挑最軟的、最陌生的外國軟柿子欺負,其實是逃避問題、頭痛醫頭。

Uber不是計程車

Uber到底是什麼?從計程車的角度來看,Uber是計程車。

根據Uber自己的看法,它卻是媒合載具與被乘載物的平台。計程車載人只是一種形式;載具也可以是摩托車直升機腳踏車,被乘載物除了人之外,也可以是訊息、貨物等。

Uber另一個特色是「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商業模式。傳統上雙B黑頭車大部分是跑機場、飯店等長途接送,閒置的時間很多。Uber讓這些黑頭車方便在空閒時接一些短程的乘客,提高經營效率。如此一來車子不用空等。

類似的共享企業還有Lyft(共同通勤)、Airbnb(共用空房子)、youBike(共用腳踏車)等服務。這些服務讓人們把閒置的資源—空房子或是沒在開的車—能得到更多利用。也更環保—如果台北的3萬台計程車本來只有20%的使用率,能降低至6千台,卻有100%運輸率,城市的空氣不是會更好?交通也更順暢?

甚至,如果減少成0台計程車,改為全部由一般人閒暇時載人打工賺錢,不是更環保?更有效率?

問題是,這樣會有3萬位計程車司機失業。

當受損的人少而集中,受益的人多而分散時,反對的聲音最大。因此計程車司機必然會反撲。

尋租(rent-seeking)

最簡單的反擊就是跟政府告狀。著名的連續創業家Steve Blank曾指出,當傳統企業面對破壞性創新時,常會「尋租」(rent-seeking)來排擠競爭者。尋租就是不提供更好、更方便、更便宜的服務,而尋求政府、法律、租稅的保護,來排除新進的競爭者。特別是當產業已經形成工會、公會時,反擊力道更大。

在國外,旅館公會排擠Airbnb計程車工會排擠UberLyft,甚至更早期的銀行界排擠Paypal,都不是新聞。還有美國的汽車經銷商抵制Tesla(因為Tesla堅持直接銷售,不設經銷商)。在台灣,金融業排外這裡就不討論了。另外還有法律界放話撤查評律網櫃買中心與flyingV解約等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