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上任未滿一周就卸任的國防部長?

楊念祖,馬政府最有機會以文人領軍的部長,為了一篇論文遭爆料抄襲,媒體出刊前查証,楊念祖自己回頭檢查這篇六年前(2007)發表、由友人代筆的論文,確實三分之二抄襲美國軍事專家費學禮(Richard Fisher)在2006年發表的文章,楊念祖二話不說,坦陳錯誤,並在出刊前即向行政院長江宜樺請辭並獲准。

一年後,江內閣再爆學術論文造假爭議。

國際知名出版集團SAGE Publications經過一年二個月的調查後,確認台灣學者陳震遠在投稿該公司《震動與控制期刊》(Journal of Vibration and Control,JVC)時,為了提高論文通過率,涉嫌以人頭造假方式虛構審查者與引述者,形成一個「同儕審查人頭集團」(peer review ring),六十篇論文全面撤除,該刊總編輯、亦是知名學者奈飛為此請辭。重點是,這六十篇論文中,現任教育部長蔣偉寧也有五篇,更有陳震遠列名為共同作者。

蔣偉寧第一時間對江揆的說法是「不知情」,此說實在不具說服力。照教育部的說法,陳震遠是蔣指導的研究生陳震武的胞兄,蔣與陳震遠從不認識,沒有直接的學術互動,「沒有坐在同一個場合吃飯、沒握過手、更沒直接面對面討論論文。」而陳震武的說法,掛上蔣的名字列為共同作者,純粹是因為他個人決定,「蔣老師完全不知情。」

學術聲譽就是學者的生命,學術界對抄襲,捏造實驗數據等,一向無法容忍,這一次是偽造同儕審查,讓期刊前幾名的論文全是陳氏兄弟和蔣偉寧包辦,其目的不過就是創造在國際期刊上漂亮的量化指標,有利於升等、申請國家研究補助計畫,國防部長一篇論文涉嫌抄襲已令人難忍受,何況是教育部長運用或縱容「集體灌水」?

蔣偉寧可以厚愛學生,但對自己的學術名譽不能不介意,只要列名共同作者,就要有基本的責任,每篇論文都要有自己的貢獻,這是學者的道德,也是學者專業,學生再傑出,豈有讓學生隨意把自己的名銜擺在論文,只求在國際期刊有多曝光機會?如此部長,遑論自二00一年起,蔣陳共同掛名論文至少就有十二篇,難道蔣都「不知情」嗎?對自己掛名論文如此不負責任,又如何為人師表得到學生的敬重?

蔣偉寧自任教育部以來,國高中課綱微調狀況外,十二年國教會考爭議掌握不了,現在是連自己的論文有沒有掛名都不知情,對自己的學術令譽完全不上心,僅就這一點,蔣偉寧就已經不適任教育部長職務。這是一起國際性的學術醜聞,台灣的教育部長也在被調查之列,是可忍孰不可忍?

楊念祖做了任期最短的國防部長,但知恥認錯,還贏得一分尊重;蔣偉寧難道真要等停職調查嗎?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