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越南成為1997年聯合國非航用國際水道法公約(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Non-Navigational Uses of International Watercourses)第35個簽署國。這具有決定性意義。 8月17日,該公約將生效。

該公約用了幾近50年時間起草和完成批准流程,這一事實表明現代多邊主義存在嚴重問題。關於跨國淡水資源應該如何配置和管理的問題長期存在爭議,也不難理解政府和水務專業人士更傾向於依靠流域協議(basin agreements)而非國際法律工具。

拋開這些不談,這半個世紀的等待只能用缺乏政治領導來解釋。因此,雖然世界可能因為公約在長期等待後終於被接受而歡欣鼓舞,但我們不能因此躊躇滿志。

大約60%的淡水在跨國流域中奔騰;但在這些流域中,只有大約40%有流域協議管轄。在這個水資源日益緊缺的世界,共享的水資源日益成為權力工具,在國家內部和國家之間造成競爭。水之爭凸顯出政治緊張,也放大了對生態系統的破壞效應。

但真正的壞消息是水消費量比人口成長得更快——事實上,在二十世紀,前者的增速是後者的兩倍。結果,一些聯合國機構預測,到2025年將有18億人生活在水極度緊缺的地區,無法獲得足夠維持人類和環境使用的水量。此外,有三分之二人口將面臨水緊張,即可再生淡水短缺。

如果不採取果斷措施,水需求將超過許多社會的適應能力。這可能導致大規模移民、經濟停滯、動盪和暴力,給國家和國際安全造成新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