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軍事事務大革命正在東亞展開。最新信號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腐敗罪名清算前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將,以及日本重新解釋其憲法第九條,允許日本為盟國提供軍事援助。

儘管地區緊張局勢升級而刺激了這些動作,但中國與鄰國和美國的關係並未惡化到直接衝突的程度。但因為不斷地有新措施推出,導致「中國威脅論」都出爐,這些都需要地區政治領導人(包括中國),應該用更新、更有創造力的方式解決爭端,否則難以避免直接衝突。

總體而言,有三種方式構建國際和平:深化經濟相互依存、推進民主,以及建立國際機構。不幸的是,由於東亞政治領導人在最後一個目標上已經失敗,因此現在已經陷入了與一個世紀前的歐洲十分相似的危險平衡。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所帶​​來的經濟相互依存,並未產生和平與合作的政治動力。東亞商業領袖一直無法避免外交關係惡化影響自身利​​益。相反,軍事遊說目前深刻地影響著外交和國防政策——中國以兩位數增長的國防支出節節攀升的美國東亞地區軍售就是明證。

失敗的原因何在?自康德以來的國際關係理論家都認為,民主國家間很少互相開戰;因此,政治領導人,如美國總統威爾遜,試圖通過推進民主作為擴大和平的途徑。直到最近,美國似乎一直都認為中國加入西方民主陣營能推動和平關係。

但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中國對其集權發展模式的信心日益高漲。中國領導人現在日益相信,強調重商主義和國家干預的「北京共識」,已經取代了強調自由貿易和去監管的「華盛頓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