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s restless(每個人都很躁動)
and they’ve got no place to go(無處可去)
Someone’s always trying to tell them(有些人總想告訴他們)
Something they already know(他們早就知道的事)
So their anger and resentment flow(所以他們的憤怒與怨恨爆發了)

Everybody's desperate(每個人都很絕望)
trying to make ends meet(想要維持溫飽)
Work all day, still can't pay(整天工作,仍付不起)
The price of gasoline and meat(汽油和肉的錢)
Alas, their lives are incomplete(唉,他們的生命是不完整的)

Don't it make you want to rock and roll(這難道不會讓你想要搖滾)
All night long, Mohammed's Radio(徹夜嗎?在穆罕默德的電台)

這是已故美國歌手Warren Zevon的成名作,我在1976年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當時不太懂歌詞的意境,四十年後的今天再聽,卻無比震撼。

作者直指貧富不均是社會動盪不安的根源,政府的無能更加造成社會大眾的憤怒。穆罕默德的電台是一種隱喻,代表非主流的反抗聲音。

6月22日,香港發生前所未有的「佔領中環」(佔中)運動以及公民投票(公投),決定未來普選形式。雖然北京正式宣布公投不合法,最後有將近80萬人投票,佔香港總人口的十分之一。

香港人民不滿的情緒終於爆發了,「憤怒到極點」(mad as hell),公投是宣洩不滿的形式。這個活動和台灣的學運有相似之處,但也有不同背景,不可等閒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