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座城市不再悲情

九份 老街

在行動之前,你始終低估了你自己

我喜歡九份和金瓜石一帶,即使在被觀光客大舉入侵之後,我還是能在那裡找到一個放鬆的角落。

二十多年前,因為《悲情城市》一片一舉拿下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侯孝賢導演,在一次訪問中提到,九份隨著在當地拍攝的《悲情城市》成了著名的觀光景點,然而從前的九份是多麼美麗,和現在截然不同,因為拍了一部片讓九份變成現在的模樣,他有很深的罪惡感。那天我站在九份老街外,手裡捧著一碗熱騰騰的豆花,旁邊的阿伯問:「妳一個人來啊?」

「對啊,很小的時候家人帶我來過,我很喜歡。」我想到那天和家人一同出遊的樣子,我連我當時幾歲都記不得了,但是有一個畫面總是清晰的:在一道小小的斜坡上坐落著一棟兩層樓的房子,可以鳥瞰城市的夜景,房子在日暮時被染上一層暈黃的燈光,我們一起爬上斜坡,吃著熱熱的芋頭包。

「九份是好地方啊。」阿伯搓搓手掌呵了口氣,好像有點冷。

「我記得九份以前沒有這麼觀光化的,真想念以前的樣子。」我說。

「這樣說吧,九份這樣的好地方,被發現,被人們喜歡,人們再一同造訪,是必然的事情。」

「說的也是⋯⋯」,我思索著他話中的道理。

「我們家住金瓜石一帶,老實說,因為觀光業的發展,許多人的生活都有了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