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在,新與舊之間

發現自己一年比一年越來越喜歡、甚至可說執著於,舊的東西。

衣服大多一穿十幾年,許多大學時代的衣服到現在都還經常上身;穿慣的鞋子、揹慣的包包、戴慣的手錶到完全壞掉之前都不想換新,且換過後還免不了連著叨唸好幾天、新東西偏就是怎麼樣都不適應。

家裡的電器則多半已然垂垂老矣:電扇、微波爐、電子鍋、音響高齡已快二十歲,冷氣十五歲,冰箱、熱水瓶十歲上下。連隨身的PDA也竟快有十歲了,直到錢陣子才不得不面臨除役......。更別提除非打破摔壞,否則只要好好珍惜便能經久如新的杯盤碗碟鍋缸瓢盆,早已大多打算就這麼一路相伴到老。

追究其中原因,一者當然多少也是因著天生儉吝不想多花錢,另者也是個性上的懶散怠惰,熟悉了習慣了,便寧願安於現狀不願改變。最重要是,舊時物舊時裳,總能給我一種無可取代的自得自在、全無任何負擔罣礙的安頓與親密感:簡直像第二層皮膚一樣、已然衣人合一的舊衣舊鞋,已經徹底融入、成為日常起坐言動一部分的舊家具舊器物,一件一件,都沾染著在一年年漫長歲月裡,和生活每一時刻節奏細細密密摩挲蘊釀出來的、悠悠情致情味;揉合了自己的重重記憶與活過的痕跡,這聯繫無論如何,都難以輕言割捨毀棄。

只寧願,安然於這舊裡、這熟悉與親密裡,簡單自足,此心方能得著寬廣的空間與更多的留白餘地,不受物之羈絆束縛,率意馳騁飛翔。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在,新與舊之間

然而,這樣的戀舊念舊心情,在這時代裡,卻常常令人感到挫敗和失落。

也許是幾十年來根深蒂固、將經濟發展與促進消費二者間直接畫上等號,加之物質時代隨行銷與廣告手段的強力播送、新品項新款式新潮流新品味飛速般不斷輪替而益發橫流的購買欲,致使我們幾乎是毫無珍惜地拼了命不斷棄舊覓新,且還一年年變本加厲。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在,新與舊之間

最慨嘆是,即使自己一點不在乎時潮、一點不想趕流行,對新物新品一點沒有欲望也沒興趣求新追新,即使只想一直戀著舊,卻定然還是身不由己,被這環境勉強推著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