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致美國總統歐巴馬的信中,思科CEO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要求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停止截取該公司產品以及安裝用於偵聽外國客戶的裝置。這是關於美國資訊技術公司如何被知情或不知情地徵用用於「反恐戰爭」的最新披露,不斷的披露正在威脅到美國IT部門的全球主宰力。

自從國安局的互聯網竊聽被曝光以來,美國國外的政府和大公司便開始質疑美國IT企業保證其產品安全性的能力。美國在世界資訊經濟中的核心地位在兩年前還不可動搖,如今陷入了重重威脅,這一事實應該引起所有美國產業界企業家、公司高管、員工和風險資本家的嚴重關注。

事情發展到如此地步有些諷刺。畢竟,美國的全球IT領導地位直接決定於其國家安全設備。二戰結束後,特別是1957年蘇聯發射人造衛星以來,美國在電子工程及隨後的計算機科學進行了巨大的投資。

承包讓惠普和仙童半導體(Fairchild Semiconductor)等當時的小型科技企業能夠從國防部獲得優渥的價格,填補它們本無力承擔的研發支出。這使得這些公司能夠製造出最終創造了全新的市場經濟部門的和高科技產品。

美國政府也一直在大學研究方面投入重金,提高了美國工程師和科學家供給量。這些受過精良訓練的人士創造數不清的新技術,包括計算機圖形、半導體、網路設備以及互聯網本身。

事實上,至今美國政府仍是科學和工程研究的關鍵支持者。2012年,國防部光是在電子工程和計算機科學領域就投資了13億美元,而美國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也投資了9億美元。美國軍方為計算機安全和加密領域的大學研究者提供了為數巨大的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