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老婆的肚子,那是她為我受傷的地方。 

沒有女人不愛美,也沒有甚麼比懷孕更傷女性的身體。以一個老公來說,我不認為女性懷孕時的身材變化是一種問題,會擔心的反而是她的身體負荷與心理調適。

老婆她一直是健美身材,懷孕其實也沒變胖,但後期妊娠紋還是淘氣的跑了出來。她原本期望自己不會有這方面的煩惱,跟大多媽媽一樣,她並不是那少數的幸運特例。看她去市場買了一堆黏黏糊糊的保養品,每天早晚抹來抹去,想要去除與日俱增的小小紋路,說怕回不去,我也只能安慰她說這些都是一時的,久了會自然淡去,我不在乎。

懷孕一半時則是醫生提出老婆心律有些不整,別說自然產,連懷孕後期都可能有些吃力,叫我們再去做檢驗。那天晚上我帶她出去吃大餐轉換心情,吃一半時跟她說,假如不適合就別生好了,單身有單身的好處,這是我的決定。我認為釋懷無法生育這種事是另一半的責任,畢竟最受傷的還是當事者,但老婆說她想要寶寶。上天保佑,後期老婆她的心律正常,我們也依願產下了兩個健康可愛的寶寶。

還記得生第二胎時產房外護士叫我進去,說小孩生的有點久,進去後老婆則偷偷跟我說,她不想生產時我不在旁,所以刻意不用力好讓護士叫我。聽著老婆生小孩時的哀嚎,我是難受的。老婆她從不示弱,唯一哭泣時是我傷她的心,而現在唯一的哀嚎則是為了我們的寶寶。我在產房一邊枕著她的頸子幫助她用力,一邊親吻著她的額頭,一邊流淚,想著許許多多的對不起。

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她是兩個健康女兒的威嚴媽媽。我不希望生孩子對她是一種壓力,所以懷孕時沒有吃好心人士給我們的中藥。我也不希望她再懷孕傷身,所以主動提說第二胎是最後了,之後我們的工作就是好好撫育孩子平安長大。我已經很幸運了,不會去多想什麼。

我常聽女性擔憂產後的身材問題,但這些其實並不那麼重要。

老婆身上美麗的印記,是幸福走過的痕跡
女性懷孕時該擔心的是她的身體負荷與心理調適(攝影/John)


如同比起剛跟老婆交往時,我胖了許多,鬍子白了許多,同時體力也差了許多一樣。那些是歲月給予的痕跡,而那是非常好的一段歲月,因為常有老婆她相伴。

歲月也給予了老婆她自己的細紋,訴說著許許多多的故事。說著我們相遇,相愛,說著我們期待寶寶誕生於這我們所喜愛的世界。

現在晚上睡前我常會親老婆的肚子,那是她為我受傷的地方。 我的工作則是提醒她,那些是幸福走過的美麗痕跡。

老婆身上美麗的印記,是幸福走過的痕跡
我的工作是提醒她,那些是幸福走過的美麗痕跡(攝影/John Tao)

作者簡介_John Tao

John Tao。年輕時住美國,與太太一起自助過六大洲,目前工作兩岸歐美跑,育有二女。興趣是拿相機當日記,將生活點滴記錄下來。

對攝影,旅遊或是寶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這新手攝影爸爸的FB。

http://www.facebook.com/johntaophoto

「鏡頭的角落」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