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日本東京都議會(等同我們的台北市議會)發生一起性騷擾事件。女性都議員塩村文夏針對少子化議題發言時,遭台下數名男議員譏諷「那你為什麼不快點去結婚?」「你是生不出來嗎?」塩村聞言淚灑當場。這段影片被議場系統錄下,並透過網路分享快速流傳。

塩村文夏屬於「大家的黨」這個小黨,而發言的男性應該是來自大黨,也是當前中央執政黨的「自由民主黨」,而且不只一位發言。日本議會制度有點英式風格,當台上有議員發言時,台下也會有反對派議員叫囂,此景實屬正常。但在這種公開場合性騷擾,那就一點都不正常了。

在台下大喊「你是生不出來嗎?」當然是起性騷擾事件,但事發當時都議會的處理並不明快。一直到國際媒體嘩然,加上網路上鄉民大力批判(當然站在自民黨側的說法也有),終於讓這起事件快速擴大,成為政治風暴。

事隔五日,自民黨的鈴木章浩議員才出面承認「那你為什麼不快點去結婚?」是自己說的,並為此公開道歉,且召開國際記者會說明個人態度。但他否認說出「你是生不出來嗎?」

這代表他有可能是被自民黨推出來「扛」的,共犯還有數人。鈴木也拒絕為此辭職負責,只是退出黨團運作。

做為描述倫理的研究者,我對於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倫理差異頗有興趣。這種事發生在日本以外的先進民主國家,絕對是大條中的大條,這也是本起事件之所以急轉直下的原因:如果不是國外主流媒體猛報,不斷追問自民黨中央要如何處理,自民黨絕對會裝死到底。

因為我正好在日本,所以我收看了幾台的新聞評論節目。多數評論者(不論男女)對此議題「無言以對」,而他們也對國外記者之所以有這麼強烈的不滿感到好奇,還反過來以專題探討。

這代表他們認為這並不是非常嚴重的事,也不知這為何該被視為是嚴重的問題。如果這事發生在台灣,鬧到國際追殺,那這議員鐵定會被當作國恥切割,但日本似乎沒出現這種論述。這代表他們對此有蠻強的文化自信心。